-

傍晚來臨,海風呼呼地吹著,海麵上幾道晚霞照耀,貨船上傳出陣陣歡聲笑語。

江逸和先祖們圍坐一桌,就在這一望無際的汪洋之上,共享晚餐。

五十多道魚,三十幾個菜,算上封狼十八騎、錦衣衛、墨者等,加起來總共好幾十號人一起吃,這個菜也算是勉強夠用。

隻是船長一陣肉疼,肚子咕嚕咕嚕地叫著,可江逸和小橘貓纔剛用完廚房,這會他的那些廚師,還在加班加點的做呢。

所幸這麼大一艘貨船,各方麪食材都還夠用。

邁克傑靠在護欄上,好似鷹鷲的幽藍瞳孔死死地盯著船邊上的海盜,扭頭對江逸喊道:“你確定不給我配把狙擊槍?”

“給我一把狙擊槍,這些海盜就是些渣渣!”

江逸吃了口糖醋排骨,擺手道:“自己看著辦!”

一點做狗腿的覺悟都冇有,還敢找主人要東西?

“那我吃口菜總可以了吧?”

邁克傑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他也餓啊。

這會要槍冇槍的,居然被逼在這監視海盜,隻能看著大家吃飯!

江逸冇再理會他,隻和先祖們乾了一杯啤酒。

海盜們眼看叫囂冇有作用,紛紛子彈上膛,對準邁克傑。

邁克傑眼疾手快,在他們剛好扣下扳機前,躲到了後麵,子彈不斷的打在欄杆上,卻無法威脅到在中間的先祖。

其中兩艘海盜船靠在一起,拿出一張大網,左右各拽一頭,往兩邊行駛,試圖的卡住螺旋槳。

邁克傑對船長說道:“老朋友,我幫你,你能出多少錢?”

“你不是在幫我,是在幫那些華夏先祖!”

船長十分抗拒地搖頭,還給個屁的錢!

要不是這些先祖不讓他加速,他老早就帶著貨船跑了,怎會有這檔子事!

“他們不需要我幫,但是”

邁克傑嘴角挑起:“你需要。”

“海盜就這麼幾艘船,最多就綁架你,再帶上些錢,無論如何也不會跟華夏先祖扯上關係。”

“你應該明白,在海盜眼中,要命不是目的,賺錢纔是。再拖下去逼急了,要是隨便殺幾個船員,你能怎麼辦?”

船長咬牙,被邁克傑拿捏的死死。

“嗡嗡嗡”

發動機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眼看海盜們就要拖網過來,他閉上眼睛,嘴唇顫抖著,吼道:“我給!我給!”

“給?”

海盜們一聽,立即把速度放慢下來。

一群腦殘,早說不就好了!

有錢那就不是人質,是客戶了!

要是錢不夠的話,那再抓一個船長就行!

殊不知,船上有一個人在聽到這句話後,已經動了殺意。

邁克傑從腰間掏出一支匕首和一把手槍,淡笑道:“我,可是很貴的!”

話音落下,他徑直朝欄杆衝去,海盜們正抬頭等人送槍呢,有的人放下槍,準備好借錢忽然看到一把槍,“砰砰”幾聲,幾乎是三顆子彈同時射出!

三個抬槍的海盜猝不及防被擊斃,“咚”的一下掉入海中,其他海盜立即反應過來,就要抬槍反擊!

邁克傑出現的一瞬,就已經記下了他們的的方位,誰抬著槍,誰還冇抬槍,誰的槍更好拿,誰的槍暫時不好拿,他都做到了心中有數!

“砰砰砰!”

又是三槍,三個正準備抬槍的人被擊斃,單手卸下彈夾,把槍柄往腰間一插,腰間彈夾迅速插入槍中。

過程中又有一海盜要開槍,邁克傑單手擲出匕首,直勾勾地插穿他的喉嚨,隨即在甲板上翻滾幾圈,子彈不斷擊打他在上一秒還在的地麵,邁克傑掐準時機,又從腰間拔出一把槍!看書溂

手裡的雙槍好似開了鎖頭掛一般,邁克傑的雙手像是兩條捕獵的毒蛇,總是能精準命中敵人,不一會就又有十個海盜墜海!

“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海盜隊長用聯絡器不斷髮出求救資訊,說話的同時慌忙跳入海中,不斷往船邊沿遊去。

以這個人的搶法,一旦他往外麵遊的話必死無疑!

邁克傑縱身一躍而下,空中一個旋轉,一手伸出,砰的一下射中海盜隊長的腦袋!

收槍,插回腰間,身形穩穩落在海盜船上,邁克傑滿意地欣賞著自己的傑作,隨後依靠船長放下來的繩索,又爬上了船。

江逸和諸位老祖,早就看戲的把這一幕收入眼中。

朱老祖笑著說道:“有這般狗腿在後生身邊,咱倒是放心不少。”看書喇

“的確出色。”江逸玩味道,“有他這,先祖們可以放心在後世享受了。”

“我可是鬼槍,纔不會做任何人的狗腿!”

邁克傑重申道:“不要忘了,到華夏我就要解藥,霍將軍答應過我的。”

“嗯。”霍去病強忍著笑,點了點頭:“我,從不食言。”

“現在海盜冇了,華夏的船還會來嗎?”邁克傑隻想早點拿到解藥。

“誰說冇了?”

小橘貓拿著望遠鏡,始終注視著某個方向。

幾千米之外,一個穿著破爛衣衫,臉上還有刀疤的白鬍子老人,同樣拿著望遠鏡觀望貨船,二人的眼神在這一瞬間對視。

老人神色微微詫異,似乎是不相信打倒自己手下的是女人。

又往其他地方看了看,發現有一群男人坐在那裡吃東西,想必出手的是他們。

這艘貨船看著價值不菲,就這樣放棄,著實可惜。

“頭,我們才搞到不少金銀珠寶,還是先回島上去吧?”

一個海盜用他們本土的方言說道。

老人原本也這樣想,可當他仔細看了看正在吃飯的那堆人時,滿是皺紋的眸子閃爍出一道犀利的光。

“華夏人的先祖,在這艘船上啊。”

“他們可比金銀財寶要貴重的多,有了他們,我們就可以兩頭敲詐。”

“糙米人正在不惜一切地想要他們,華夏肯定迫切想讓他們回去,要是把他們抓住,一百艘船的金銀珠寶都能有!”

“要不,我們還是先讓人把財寶運回去,萬一被他們搶了怎麼辦?”

“**!我們纔是海盜!”

老頭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得手下黝黑的臉通紅:

“冇有人可以從我們手上搶東西!”

“一船財寶、一個大型貨輪的船長、一群華夏先祖,上帝可真是眷顧我們!”

“把船開過去!”

老頭往前一揮手,一艘約莫十分之一操場大的船,朝貨輪開了過來。

小橘貓目不轉睛地盯著那白鬍子老頭,紅潤的嘴角幽幽揚起:“是條大魚啊。”

霍去病一聽,趕忙湊過來,問道:“有多大?夜宵紅燒還是清蒸?”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