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貨船之上,一把劍懸在了船長喉間,封狼騎羅剛控製船長操縱貨船改變航向。

船長心底氣得把上帝把罵了三千遍,自己這是造了什麼孽,一天都還冇過去,就被人威脅了十幾次!

他的命就那麼賤嘛!

貨船船頭,秦始皇帝在前,漢武唐宗明祖在後,一眾華夏先祖全部嚴陣以待,船速越來越快,船頭像是一把尖刀劃破海麵。

始皇帝眺望遠處,大海盜船被圍得水泄不通,四麵八方的糙米漁民不斷拿著武器叫囂。

始皇帝當著他們的麵摘下翻譯器,甩手就丟到海裡。

“**!i-**華夏豬!”

“他這是不想聽我們說話嗎,我們也不聽他們的鳥語了!”

糙米人也果斷丟了翻譯器,簡直是東施效顰,照虎畫貓。

眼看著小橘貓跳入海底,至今生死未卜,先祖們前行的心越發急迫。

始皇帝拔出秦皇之劍,劍鋒直指四方的糙米人。

浪花四濺,忽有一陣狂風席捲,蕩起陣陣洶湧的波濤,幾絲白髮迎風而舞,劍在月色下泛起層層銀光,始皇帝傲然而立。

船員服和他的氣質看起來是那般格格不入,卻擋不住他絲毫氣勢。

“風……”

“大風!!!”

“嘩~嘩嘩!”

船的速度不斷加快,瘋狂朝那些快艇衝去!

那些後世需要顧及的東西,在這些皇帝眼中壓根不值一提,他們開心時可以恩威並施,不開心才懶得管什麼師出有名!

快艇上,糙米人提槍正要對準始皇帝,海麵上忽然伸出一雙雙抓住艇邊,封狼騎一躍而上,一腳把糙米人給踹到了海裡,並趁勢奪過槍。

海麵上已經亂成了一團糟,不斷有糙米人被封狼騎和錦衣衛、墨者丟到海底,封狼騎和錦衣衛早已熟悉不少槍械,直接奪過槍朝船上的人一陣陣突突突,也不管什麼亂七八糟的,直接先下手為強!

糙米人被打的猝不及防,冇想到他們居然不按套路出牌!

封狼騎毛文澤處死一人之後,抬頭對著霍去病說道:

“將軍,小橘貓剛纔跳海裡去了!”

霍去病聞言,喜中帶怒,隨手把梅花槍丟在大海盜船上,赤手空拳躍下了船。

“撲通”一聲,他一頭紮進海裡,附近都是些被丟下來的人,但並未看到小橘貓的身影。

被摔到海底的人一看霍去病下來,當即就想把他當成出氣筒,揮舞著拳頭擊向霍去病。

霍去病躲也不躲,一拳衝著他們的腦袋打去,衝上來的一個個被開瓢,刹那之間,看到老遠處有黑影浮動,迅速朝那邊遊去。

水底下,小橘貓由於待的太久,又不斷髮力,已經出現了缺氧反應,胸中的悶氣遍佈全身,腦海一陣眩暈!

忽覺身邊有動靜傳來,她強撐著自己睜開眼,一腳踹開一個潛水員!

幾個潛水員從身後朝她撲來,小橘貓呆呆怔住,潛水服下的糙米人露出笑意,忽然小橘貓一個轉身,反握匕首一劃,幾個潛水員猝不及防被封喉三個。

她試圖朝海麵上遊去,哪怕不能露頭,也得嘗試讓上麵的人知道自己還活著,最重要的是,她必須上氣緩口氣了,幾乎每個臟器都在警告她這點!

雙眼逐漸朦朧,已經徹底看不清水下的動靜,握著匕首的手不由有些鬆動,好像就要浮出水麵了,腳下忽然傳來一股巨力,死死地掐住她的腳腕。

是閻王麼?

小橘貓再提不起力氣了,任由身體不斷被拽下。

抓住她腳腕的兩個潛水員手裡攥著匕首,就要朝她的大腿紮下,忽然一雙手出現,牢牢抓住了他們的手臂。

扭頭看去,見到一個少年怒目橫眉,眼中彷彿在冒著火氣,他們想要反抗,少年雙腿已然踏出,一腳將他們踹了出去。

即便如此,他們依然抓著小橘貓,少年徹底怒了,彎起手,手肘朝下,一隻手抓住擒著小橘貓的手,隨後手肘悍然墜下,硬生生將那隻手哢嚓撞斷!

“啊!!!”

淒慘的哀嚎聲像是活豬被宰一樣響起,那潛水員痛得當即昏死過去。

另一個潛水員見狀趕忙鬆開小橘貓,還舉起雙手呈投降狀,霍去病一拳打爆了他的頭。

小橘貓的身體向水下沉去,霍去病飛快遊至身前,一手抱住小橘貓,一手不斷地和其他潛水員周旋,幾乎一拳一個,隨後全力上遊,不斷地踩著他們的身體借力,終於在一分鐘後浮出水麵。

新鮮的空氣鑽入鼻尖,順著鼻腔湧入五臟六腑,隻存有一絲意識的小橘貓恍惚之間,像是獲得了新生一般。

長而秀美的睫毛輕輕眨動,一個俊逸英氣的少年臉龐映入臉頰。

好帥,老孃喜歡……

可是,這是祖宗啊……

小橘貓又暈了過去,霍去病拍了拍她的臉,發現怎麼都冇反應,就差狠狠來一巴掌了。

快速往前遊去,抓住一艘快艇先把小橘貓放上去,隨後自己遊上。

越來越多的快艇朝這邊衝來,刹那間越來越多的槍對準了始皇帝,饒是封狼騎和錦衣衛殺得再快,也趕不上敵人增援的速度。

碧濤之上,始皇帝不怒自威,絲毫未將這些槍口放在眼中。

白起擋在他側方,做好了隨時擋子彈的準備。

就在萬千槍口對準始皇帝時,天空中忽然閃起道道雷鳴。

一道道閃電劈在了海麵上,時不時砸中快艇,許多糙米人被劈成了焦炭。

江逸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他剛纔都準備再來一次墨家的兼愛之術了。

誰知竟然目睹這麼離奇的畫麵!

這是什麼玄學?

始皇帝肯定不會法力,這點毋庸置疑,可天底下哪有那麼巧的事情,連天都要來劈敵人?

冇等江逸多想,天空之中,驟然間烏雲密佈,好像有一場極大的雷雨將要襲來。

這不是巧了嘛!

貨船和大海盜船都足以抵擋這次風暴,但快艇就不一定了!

波濤驟然席捲,狂風驟起,強大的風力吹得不少快艇哉了跟頭,霍去病站在快艇上,不斷地想要穩住,忽然一支箭帶著一根繩索飛了過來。

“去病,抓住,快把你和後生綁起來!!!”

漢武帝在不遠處的貨輪上射出一箭,十分著急的吼道!

貨輪肯定無法及時趕到,這場大的風暴肯定會捲走無數人,漢武帝永遠不想失去霍去病!

霍去病忙用繩索將自己和小橘貓綁起,可冇來得及打上結,一股巨浪霎時間沖天而來,將他的快艇衝翻……

“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