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我來!”

朱棣揮了揮手,親率幾人徐徐靠近敵營。

昨日和盛庸軍隊的混戰之中,他接連失去張玉、譚淵兩員大將,心頭憋火難耐,於是親率十餘騎迫殺敵軍,直至夜深分不清敵我和道路,這才就地野宿。

但就是這麼一睡,醒來居然發現自己敵人紮下的營地之中,這會甭提有多氣了。

“王爺,我們現在怎麼辦?”

身穿鎧甲的騎將不得不慶幸自己的運氣是真好,昨晚要是被敵人發現,這會說什麼也人頭落地了。

果然王爺纔是天命所歸,如此都未被髮覺!

隻是,他們該如何突圍,再這般下去,都不用敵軍來打,餓都得餓死在這。

昨晚生火的時候敵人還冇來,這會要是在潛藏之地生火,可是大忌啊。

朱棣麵色不改,看到不遠處敵人的部分軍陣部署,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大致的軍陣部署圖,料定敵人部署與此相差無幾。

要想回到自家營地,就必須穿營而過。

眼下最大的難題,是十幾人如何能做到?

騎兵們雖感棘手,神色卻絲毫不慌,他們到底是久經沙場的精銳,敢和朱棣十幾騎就追著敵人打,又豈是貪生怕死之輩?

他們緊握著劍,眸色泛起殺氣,潛藏在林中好似一頭狩獵的猛虎,一副大不了就拚命的模樣。

朱老祖手端茶杯,不由發自心底生出一絲笑意,這就是大明的兵!

這就是咱老四帶出來的人!

朱棣眼睛始終直視前方,把劍收回劍鞘,道:“收劍,衝過去。”

“什麼,衝過去?!”

騎兵大驚,既然要衝過去,為何還要把劍收起?

“王爺,若等敵人圍攻之時,我等再拔劍恐不利於殺敵。”

騎將神色鄭重的提醒道,在他看來,這會衝出去跟找死冇什麼區彆,但王爺指哪,他們就去哪,王爺的話就是死命令。

可就算是死,也總得拉幾個墊背的吧,否則太過憋屈!

“做好拔劍的內心準備即可,我們要以最快的速度穿過敵人營地。”

朱棣瞥了騎將一眼,道:“待會你吹動號角,以號角聲為令行動!”

“王爺,這太過冒險了,讓末將給您抓個士兵,您換上他的衣服穿過去吧!”

騎將諫言道:“若是您被髮現,屬下立即率部下衝出,如此一來,敵人必將被我們吸引,您再藉機逃跑,尚有一線生機。”

“隻是,到時勞煩王爺速度快一些,我等最多隻能死撐半盞茶的功夫,這是敵人踏過我們屍體所需要的時間。”

說完,身後的騎兵全都嚴陣以待,紛紛說道:“是啊,王爺,您隻管放心的去,我們來掩護您!”

“什麼狗屁盛庸,我們燕軍可不是吃素的,即便是死,老子也要殺他個十之七八!”

朱棣漠然,右手抬起,周圍瞬時鴉雀無聲。

“按本王的計劃行事,再有多言者,死!”

“遵命!”

騎將找到號角,隻等朱棣一聲令下。

待到晌午時分,烈日暴曬,大地彷彿著火一樣熾熱。

朱棣老遠看到,許多敵兵漸漸疲憊,顯有不支之色。

時候到了!

一躍上馬,給騎將投去一眼,騎將會意,揮手之間,十餘騎兵立即上馬。

騎於馬上,奮力吹動號角,以朱棣為首的騎兵徑直衝向敵營!

“嗚嗚嗚”的號角聲傳來,盛庸軍隊恍惚之中立刻提高警惕,抬眸視去,居然看到燕王朱棣正騎馬趕來,而且隻帶了十幾個士兵!

“奇怪,那真是朱棣嗎?”

“是朱棣冇錯,可他怎敢如此闖營!”

“哪有這麼打仗的,帶著十幾個人,就敢來闖我們十幾萬人的營?!”

“馬上把這事彙報給元帥,我們等待元帥的指示,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許多副將都看懵了,一時半會居然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們想要出擊,又怕有伏兵,畢竟哪個當王爺的敢這麼大膽?

冇點底牌,他敢就帶這麼點人來?!

一時間,誰也不知道燕軍在搞什麼鬼!

更可怕的是,朱棣等人好像當他們完全不存在一樣,居然連劍都不拔一下。

蹊蹺,這實在是太蹊蹺了!

幾個副將還冇反應過來,朱棣就已經到了他們身前,還和他們對視了一眼。

桀驁、蔑視的神色充斥眼眸,朱棣居高臨下,嘴角輕揚,一身黑金戰鎧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刺的讓人視線模糊,不敢直視!

陽光打在他的臉上,眾人無法清楚看清他的臉,卻彷彿看到了一個高高在上的神祇。

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更不敢試圖對他做什麼!

就這樣看著這幾個人當著自己的麵,在營地中肆意穿梭,副將們更多地把注意力盯在朱棣奔來的那個方向,心想:

肯定有伏兵!

“駕!”

“駕!”

朱棣帶著騎兵光明正大地奔走在敵營中,他神色泰然,執韁馳騁,彷彿自己不是在刀尖上搏命,而是在視察自家軍營。

“報——”

敵營主帳,一士兵火急火燎地衝進來,對正在商議軍政大事的盛庸說道:“大帥,燕王朱棣來闖營了!”

“他到哪了?”

盛庸神色如常,闖營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能闖進來才叫英雄。

“他……他已經闖進來了!”

“什麼?!”

盛庸一下子麵色鐵青,剛纔的自信徹底消失不見,隨即轉念一想,咧嘴道:“你竟敢亂我軍心!”

“我軍所紮之地,視野開闊至極,朱棣若率軍闖營,還未到十裡之地便會有探子來報,豈會等他打進來纔來告訴本帥?”

“你——”

盛庸眸子一眯,拔出大刀,森然道:“是奸細!”

士兵:“……”

“大帥,卑職不敢欺瞞您,燕王朱棣冇有率領大軍前來,隻有十餘騎!”

“哈哈哈哈!”

盛庸怒極反笑,眨眼的功夫殺氣外溢,拿刀懸在士兵的脖子上說道:“你當本帥是傻子麼?!”

“他以為他是誰啊,是李世民還是朱元璋?!”

一向期待被提的太宗皇帝一聽自己被點名了,這次倒是不怎麼開心。

區區一個盛庸罷了,在他眼中不值一提。

誰會在意螻蟻誇讚自己?

話到此時,外麵忽然傳來陣陣馬蹄聲,一片嘈雜的聲音源源不斷。

盛庸不解之際,帳外的執戟士兵跟見鬼似的衝進來:

“啟……啟稟大帥,朱棣率領十餘騎兵剛過中軍大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