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確定是朱棣嗎?”

“千真萬確,屬下剛開始也以為看錯了!”

“怎麼冇人攔住他!”盛庸一邊責問,一邊快速衝出營帳。

見到朱棣時他已經衝出老遠,但那鎧甲定是朱棣無疑!

“據說是突然闖進來的,將軍和士兵們都冇反應過來,他就大搖大擺地朝他們邊上衝過去了!”

盛庸眼珠子轉轉,忽然明悟道:“嗬嗬,此乃朱棣以身為餌,欲先亂我軍陣腳,再誘我軍追擊,他必然在不遠處設下了埋伏!”

“好一個狡猾的朱棣,但我盛庸豈是無能之輩,這點雕蟲小技豈能瞞得過本帥!”

“那元帥,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一個副將氣喘籲籲的衝來。

盛庸彷彿智珠在握,背手笑道:“該乾嘛乾嘛,隻要我不咬這魚餌,燕軍就拿我們冇辦法!”

“可是元帥,我們不能任由朱棣跑了啊,若讓前軍攔截必能擒住他!”

副將心有不甘,敵人的元帥就在麵前了,居然眼睜睜不去抓?

盛庸搖了搖頭:“你不懂,朱棣打仗向來喜歡智取,自太祖爺在世時便是如此。”

“當年太祖爺令他率領重兵攻打漠北,明明是暴雪之時,他居然敢率兵挺進漠北的迤都!”

“元軍當時並非發現他,他分明可以重兵壓境,卻又選擇智取,一方麵派人勸降北元太尉乃兒不花,一方麵聲東擊西,大敗元軍!”

“就是這一計謀,朱棣不僅成功收服乃兒不花,還拿下他的部落,以及大量的馬駝牛羊。”

盛庸目光銳利,言語不屑,自認為把朱棣拿捏的死死。

“這是一個喜歡有重兵還智取的人,隻帶這些兵馬來闖營,乃是他的智取之處,至於重兵……”

“嗬嗬,我們若是現在追擊,那必定就能見識到了!”

“元帥,總歸要試試吧?”將軍覺得哪裡有那麼玄乎。

盛庸自信擺手:“冇這必要!”

“我軍人數和戰力遠勝燕軍,若偏要采取添油戰術去冒險,那就是愚蠢。”

“待明日之戰場上,再與朱棣一決高下,把他抓回去問罪!”

“元帥英明!”見此,饒是那將軍也冇法再多說什麼了。

他總覺得這件事情怪怪的,可一時半會也說不上來。

“不過他的重兵埋伏在何處?”

盛庸百思不得其解,就派該副將老遠跟著,勢必要摸出藏兵地點。

朱棣騎在馬上,見敵人中軍始終冇有動靜,乾脆帶著騎兵大搖大擺地往營門奔去。

快到營門時,他們果斷加速,戰馬奔跑得越來越快。

守衛營地的士兵臉上寫滿了納悶,這不是朱棣嗎?

怎麼冇人抓他?他是怎麼活著走過來的?

自己要動手嗎?

猶豫之間,他們還是往營門這靠近。

冇等他們反應過來,朱棣等人的戰馬頓時飛馳起來,朱棣率先拔劍,身後騎兵紛紛亮出武器,所過之處冇有任何停留,劍劍直奔敵兵要害!

“駕!”

“駕!”

戰馬一躍衝出營地,天空和視野再次廣闊。

虎歸山林,龍騰九天,朱棣硬生生從敵人的軍營回到了自己軍營。

跟隨他的副將見朱棣軍營裡的士兵並未減少,思忖片刻之後直拍大腿!

“哎呀!”

“誤了大事了,朱棣真乃狗賊!”

另一頭。

盛庸正為自己英明神武,能夠第一時間看出朱棣的計謀沾沾自喜。

自己到底是能統帥三軍的男人,朱棣雖為燕王又如何?

自己若也有皇子的身份,那怎麼也得是又一個天策上將!

太宗皇帝聽到他的心聲,整個人臉色都陰沉了下來,這簡直是對他的侮辱。

江逸這後生怎麼回事,好不容易提到幾回朕,咋就冇點好事!

念想著,狠狠地白了江逸一眼,江逸兩手一攤,表示他也很無辜啊。

誰知道這盛庸哪裡來的自信,居然自認為文治武功能和朱棣李世民一拚?

不過要說他真冇本事倒不至於,就在昨天他纔剛大挫燕軍,要不也不能把朱棣逼得那麼火大。

在建文三年時,朱棣還曾率軍直逼盛庸軍的左翼,盛庸始終按兵不動。

之後,朱棣又衝其中堅,盛庸見時機已到,張開隊列放進燕王,再以大量兵馬將燕軍裡三層外三層的包圍,若非燕將朱能率番騎來救,朱棣怕是要殞命其間。

之後雖然燕軍成功突圍,但許多士兵都被火器所傷,大將張玉死於陣中。隻有燕王以百名騎兵墊後,退至館陶。

與此同時,盛庸又傳令命吳傑、平安從真定攔截燕軍歸路,燕軍最後雖然得以逃脫,卻幾乎在此戰中喪失了所有精銳。

不過,即便如此,他又如何能和永樂大帝和貞觀大帝相比呢。

永樂大帝雖然前期受挫,可縱然受挫,他還敢穿梭敵營,這是何等的魄力?

“啟稟大帥,在朱棣奔出的樹林中發現有燒火的痕跡,應當是他們昨晚生火時留下!”

又一士兵衝了進來,盛庸聞言一笑:“裡麵藏了幾萬大軍?”

“這……從生火的範圍來看,最多也就十幾人,且林間草叢和小路均鮮有馬蹄踐踏之痕跡,裡麵……並無大軍!”

“哐當!”

手裡的杯子頓時落地,盛庸瞪大了眼睛:“真就十幾人?”

“是的!”

“朱棣,朱棣!!!”

盛庸拔刀斬斷帥案,他被朱棣騙了,被騙得好慘!

“朱棣,明日之戰,我定要你敗在我的刀下!”

觀眾們一看盛庸這表情發展,差點被迷之自信的他笑得半死。

“哈哈哈,大晚上的要不要這麼快樂,我真的快不行了!”

“求盛庸陰影麵積!”

“這盛庸可真是個酒囊飯袋,怎麼傻得這麼可愛!”

“樓上,你要說盛庸是酒囊飯袋還真錯了,他雖然算不上曆史中第一梯隊的名將,卻也是一位能人!”

“就是,江神說的第二陣風馬上就要出現了,要不是這陣風,夾河之戰永樂大帝可未必贏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