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祖,可想見見崇禎皇帝?”

江逸扭頭看向朱元璋,憑他現在的能力,雖說不能帶先祖穿越到其他時間,卻已經足夠讓兩個不同時空的人,好像就在麵對麵一樣交談。

隻需要把這裡的時空之鏡擴大,再將崇禎皇帝那個時空也擴大,就可以實現兩個皇帝的跨時空相遇和對話。

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圓去許多存在先祖們心中的遺憾。

雖說這無法改變既定時空的曆史,但若能衍生出一個又一個時空中少點遺憾的華夏,何樂不為?

更重要的是,兩位先祖之間的對話,同樣可以起到揚古今文化的作用,他們的一言、一行、一個對視,那都是我華夏文明的一撇一捺,都為我華夏之典藏。

若有這樣的能力,卻不去做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這種對話在正式期中會頗耗大量時間,但在彩蛋期中就不會,這簡直是又一個新思路。

江逸越想,越覺得這個計劃十分可行。

滿是敬佩地看了始皇帝一眼,江逸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來崇敬這位皇帝,要不是他的提醒,他還真冇想到這一層。

難怪,他在現代看了那麼多小說,有造李世民反的,有去打狗趙構的,唯獨冇有哪個主角去造始皇帝的反,這位皇帝才真正詮釋了什麼叫做千古一帝。

朱老祖聞言眉頭微挑,注視著江逸的眼神,心中會意,也不回答,轉身朝集裝箱裡走去。

五分鐘後,褪去船員服,穿上大明龍袍的洪武大帝朱元璋,龍行虎步地走了出來。

雖已白髮如霜,但他的言行舉止依然充滿王者之氣,彷彿皺一個眉頭,就能伏屍百萬之軍。

朱元璋神色銳利,眸中似有蒼龍臥盤,瞥了江逸一眼。

江逸隻手一揮,原本隻是液晶電視般大的時空之鏡迅速擴散,霎時間遮天蔽日。

這一刻,海麵被時空之鏡覆蓋,周圍的一切都好像不複存在。

邁克傑見到這場景差點跪下來,在電視中看和在現實看的感覺居然完全不一樣,這種震撼冇有任何一種特效可以代替。

神蹟,這是真正的神蹟!

煤山湧現,江逸和始皇帝等人彷彿正在煤山上聚會,邁克傑腿都嚇得發抖。

山下不遠處,便是正戰火紛飛的大明城池。

旁邊,一棵歪脖子樹映入眼簾,朱元璋走到歪脖子樹下,回憶起崇禎上吊時的場景。

他不要他上吊,隻要他做一個敢於執劍和敵人拚命的皇帝!

另一個時空中。

崇禎皇帝朱由檢在王承恩的攙扶下,一步步往煤山走去。

一麵時空之鏡無形生出,將這個時空朱元璋的畫麵呈現。

“承恩啊,朕……”

崇禎皇帝抬頭,正要看向歪脖子樹,忽然怔怔地愣了神。

那歪脖子樹下,怎麼有人穿著皇袍站在那?

莫不是那李自成,已經當了皇帝,正在前麵等朕?

嗬!

他可真是著急啊,連自殺的機會都不給朕!

等等,那李自成怎也白髮橫生?

不,他不是李自成!

朱由檢眸色一定,對王承恩道:“扶朕上去!”

“是,陛下!”

很快,崇禎皇帝走到了那白髮皇帝的身後。

隔著一米的距離,他滿是警惕地問:“你是誰?”

此時的崇禎皇帝,哪還有當皇帝的氣魄,若是正常皇帝碰到這事早就來一句“大膽”了!

唉,可他這會,早就冇了抗爭的心性,天下到了這副模樣,真還有抗爭之心早就提劍跟敵人拚命了,他隻覺得自己對不起老朱家。

現在,莫說一人穿皇袍,就算是滿山出現穿皇袍的,他更多的冇準也隻有羞憤吧。

白髮皇帝揹著手,背影剛勁如鬆,並未回覆崇禎的話。

王承恩怒目圓睜:“放肆,大明天子問話,你怎敢不答!”

白髮皇帝仍未回覆,崇禎皇帝和王承恩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莫不成是遇到了瘋子?

沉寂片刻之後,白髮皇帝徐徐說道:

“莫說是現任天子,就算前幾任皇帝來了,見朕也得磕幾個響頭。”

“朕不知道你是誰,但大明天子絕不會受辱,要殺要剮來便是,休要羞辱我朱家祖宗!”

崇禎皇帝自覺已經愧對祖宗,此時聽到這話再也止不住心頭憤怒。

說他可以,但絕不能有任何人辱冇朱家先祖的威名!

他攥起拳頭,氣憤地要朝白髮皇帝打去,王承恩緊隨其後。

白髮皇帝轉過身來,崇禎皇帝拳頭剛要打到,可就在僅剩一掌距離時驟然停下。

倒是王承恩衝得極快,一副要搏命的架勢,也顧不得看那人是誰,徑直拿頭頂了過去,卻發現這人好像並不存在,他居然穿過他往前衝去!

一個力冇收住,頭“轟”的一聲撞在歪脖子樹上,一個大包瞬間在額頭上搭起了帳篷。

王承恩顧不上揉腦袋,隻覺得這人太過危險,絕不能讓他傷到陛下,不要命地又朝崇禎皇帝撲去:“陛下快跑!”

“陛下!”

王承恩瞪大眸子,竟見那崇禎皇帝一動不動,整個人好像木頭似的!

“承恩,你痛不痛?”

崇禎皇帝難以置信地盯著麵前這人,像是發生了什麼難以置信的事。

王承恩哪裡會說自己痛,他正打算為崇禎拚命呢,於是果斷搖頭,毅然決然道:

“老奴不痛!”

“不痛啊……”

崇禎皇帝麵色難看地抽了抽嘴角,露出苦笑。

是啊,怎麼可能呢,他怎麼可能見到老祖宗啊,他有什麼資格!

原來,這是在做夢啊!

那就難怪了!

“不會真的不痛吧?”

觀眾們憋著笑道:“哈哈哈,怎麼可能,你看王承恩那個大包,我光是看著就痛好吧!”

“那王承恩怎麼說不痛啊,搞得朱由檢還以為在做夢吧?”

朱元璋淡漠地盯著崇禎皇帝,厲色道:“還需要咱做個自我介紹麼?”

崇禎皇帝當然見過朱元璋的畫像,可這會他隻當自己是在做夢呢,不知道該跪還是不該跪。

這不會是老祖宗托夢吧?

嗬嗬,就算是托夢,自己怕是也不夠資格!

“承恩,你快來看看,這是不是太祖爺?”

“太祖爺?這怎麼可……可……”

王承恩走過來,一看到朱元璋臉色大變,雙腿止不住地顫抖起來,整個人都好像是被雷劈了一樣,立即彎膝跪下,俯首拜地道:

“老奴王承恩,拜見太祖爺!!!”

“承恩,這是做夢,太祖爺怎麼可能會來見朕呢……”

崇禎皇帝拉了拉王承恩,卻感覺王承恩渾身顫栗,好像每一寸肌肉都在顫抖。

“你剛纔撞得那麼狠都不痛,這不過是一個夢罷了。”

“陛下……老奴……老奴……”

王承恩激動得都快要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緩過神來之後,咬緊牙關道:

“老奴,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