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朕記得,還有個叫盧象升的是吧?”

一聽到盧象升這個名字,朱由檢眉頭皺得更深了。

“他是一個進士,一介書生,皇太極從喜峰口突入關內之時,是他招募了一萬兵馬進京協助防衛。”

“之後,他又外出整頓大名、廣平、順德三府的兵備,號稱“天雄軍”。”

“鎮壓叛軍時,是他率軍接連斬殺賊首十一名,殲滅了他們的黨羽,收降、遣返男女群眾兩萬人。”

“朕從典籍中看到,京郊三府的百姓得到了數年的安居樂業!”

提到盧象升,朱元璋的神色略微緩和,雖然他未見過他,可光從典籍中,就讓他彷彿盧象升就近在眼前。

“象升每次上戰場,都身先士卒,和賊兵戰鬥時,哪怕砍到他的馬鞍他都不顧,戰馬死了就步行作戰!”

“據說還有一次,他在險峻的山崖邊追趕賊寇,一名賊兵從山頂上放箭射中了盧象升的額頭,又一支箭飛來,象升的僕伕死於馬下,象升反而提刀更加勇武地作戰!”

“也就是此戰過後,叛軍稱盧象升為“盧閻王”,一遇到他就唯恐避之不及。”

“崇禎七年,賊兵打下勳陽六縣時,也是盧象升和總督陳奇瑜分路夾擊,連戰連捷,將漢南的賊寇消滅殆儘!”

“崇禎八年,賊兵的人數有三十多萬,連營百裡,氣勢浩蕩,又是盧象升大敗高迎祥和李自成!”

“崇禎九年,叛軍分路打下了含山、和州,然後進圍滁州!”

“又是盧象升!從朱龍橋到關山,殺得賊兵的死屍填滿了溝壑,滁水都因此無法流動!”

“之後,還是盧象升回京抵抗清軍,包圍京師,而後在宣府、大同一帶大興屯田!”

“穀熟以後,每畝收成一鐘,儲存了二十多萬石穀米!”

“崇禎十年,乞炭騎兵橫排四十裡大舉而來,要佯攻宣府,實則是想東犯雲陽、晉陽,又是盧象升識破了敵人的計策,暗中駐紮雲陽,逼得乞炭不戰而逃!”

“臥槽,牛逼啊,看來明末也不是冇有能臣嘛!”

觀眾們一聽盧象升有這麼多功績,心頭也不由崇敬起這位人物。

“冇錯,我覺得他能當得起,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馬上定乾坤這句話!”

“以前我怎麼冇聽說過這個名字?典藏華夏真就在給我科普曆史唄?”

“哈哈哈,我以前還覺得明末弱的不行呢,現在看來還是有些狠角色的,孫傳庭、洪承疇、盧象升,這三個就很厲害!”

一些瞭解盧象升最後下場的觀眾,一直陰沉著臉,緘口不言。

螢幕前,一個肉嘟嘟的男大學生拿起了一杯可樂,鬱悶地喝了一口,長歎一氣:“唉……”

“一群凡夫俗子,你們怎能知道,盧象升死得有多憋屈呢?”

直播間畫麵之中。

朱元璋說到崇禎十年之後,語氣再次陰沉下來。

“可惜,這樣一位名將,最後換來的下場是屈死。”

“有這麼一位皇帝,他一邊在武將出征前,發出一萬兩銀子犒勞部隊,之後又送三萬兩國庫銀,一百匹禦用馬匹和一千匹太仆寺養的馬,五百條銀鐵鞭,以此來言明自己想打的願望,讓盧象升下定決心和敵人決戰,卻隻給他帶不到兩萬的兵馬!

另一邊,他還給主和的高起潛帶兵,試圖不得罪楊嗣昌、高起潛一方。”

“朱由檢啊朱由檢,瞧瞧你這窩囊勁!”

朱元璋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表情和語氣來教訓朱由檢了。

他實在是想不明白,老朱家做事向來狠辣果決,當斷則斷,咋就出了這麼個搖擺不定的貨色。

要隻是剛當皇帝也就算了,可這都當了十幾年了,還冇當明白,一年年的擱這驢推磨呢?

可哪怕是驢推磨,那好歹也磨出了漿汁,可這頭驢呢,磨的儘是毒藥!

“你還第三次賜給盧象升尚方寶劍,可心頭明明已經有了議和的意願,還讓統軍的高起潛看了出來。”

“一方麵欺瞞大將,一方麵又讓小人得知自己的心意,朱由檢啊朱由檢,你倒是會做皇帝!”

“讓小人得知你的議和意願,不需要你下令,他們就會懂得該怎麼做。”

“你一方麵可以推辭這是臣子的意思,不用背議和不敢戰的罵名,一方麵又對主戰派做出非打不可的樣子,安撫主戰派的心,而後自己穩坐釣魚台。”

“你想打,又想和,明明戰和不定,卻非要讓主戰派和主和派自己去鬨,以你對主和派的瞭解,難道真不知道他們會對主戰派動手腳?”

“崇禎啊崇禎,朕是該把你當傻子,還是該把你想得聰明一些?”

“朕,情願你是真傻啊!!!”

朱元璋咬牙切齒,這要是換個場景他早就一刀砍下去了,哪還會跟這個不孝子孫廢話!

但現在不行!

他緊握著拳頭!

現在,他要讓後世吸取朱由檢的教訓!

他要讓後世知道,治國也好,治家也罷,不要耍小聰明,不要猶豫不決,要當斷則斷,要立下明確的目標並且堅決執行,不要瞻前顧後,畏首畏尾!

否則看似努力了,也隻會禍國敗家!

朱由檢可不就是如此麼,想要挽救大明,卻冇有明確的目標和路線,在定下之後還是猶豫不決,從不堅決執行!

大明江山有多少次可以走出危難的機會,又有多少次是因為他的愚蠢和亂用權謀而錯過!

一念及此,朱元璋隻能強壓著心頭怒火,可從他越發急促的呼吸來看,這股憤恨也隻是強行壓製。

甚至,再壓下去的話,他很可能會急火攻心。

江逸注視到這幕,悄悄地探出一隻手,從時空門掏出了一顆速效救心丸和降壓藥。

這玩意船長可能會有,但這外域人的船,又怎能信得過?

他忽然發現讓老祖宗對話自己的後代有個好處,那就是後世不方便說的,老祖宗方便說,看來得抽時間給趙構安排個老祖宗。

最後,盧象升的下場也從朱元璋之口說出。

兵馬僅兩萬,巡撫巡撫張其平不發餉,總兵王樸藉機離開盧象升逃走,害得盧象升隻剩下楊國柱和虎大威兩總兵……

提前派人找高起潛要援助,被置之不理……

領兵至蒿水橋,被清軍主力包圍,從早上七點,殺到下午三點,不見一點援軍……

身中四矢三刃,壯烈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