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由檢,本王接受你的挑戰!”

李自成提劍緩緩走出,見朱由檢眼神飄忽不定,握劍的手雖然極力控製,卻依然微微顫抖,他判斷,時候到了。

朱由檢強撐眼皮,緊盯著離自己僅有三米距離的李自成,嘴角咧開,鮮血溢位,臉上的皮膚猙獰著皺起,白髮隨殿外吹來的大風狂舞,儼然像是個老怪物。

終於,等到機會了……

李自成目光落在永樂劍上,貪婪地湧出一絲笑意。

劍,緩緩抬起,直麵朱由檢,道:“來吧!”

朱由檢雙手持劍,咬牙朝李自成衝去,一劍朝著他的頭顱砍下。

李自成側身輕易閃過,永樂劍順著他的身旁劃過,落在腰部之時忽然橫掃過來,李自成縱劍一擋,往上一撥,看起來毫不費力地就撥開了永樂劍。

手不受控製地抬起,凝眸再朝李自成砍去,李自成反守為攻,用比更快的速度砍來,朱由檢猝不及防,迅速收劍抵擋!

嘭!!!

強大的力量逼得他膝蓋一軟,幾要跪地,他大“啊”一聲,雙手拚了命地往上撐,不讓自己向任何人屈服!

李自成親身感受到,朱由檢已是油儘燈枯,心頭不屑之意更甚,一腳猛踹朱由檢腹部,朱由檢硬生生吃了一擊,身體倒退到一米開外,轟的一聲重摔在地。

朱元璋已經不再教導他了,也教導不了。

朱由檢耳朵要聽,腦子要反應,手腳還得反應,這要是他身體再好點冇準能跟上,但現在的他,最多腦子剛反應過來敵人的招數就已經劈頭蓋臉,再教導的話反而不利於他發揮。

隻能憑藉他自己的實力了……

江逸和古今觀眾們都揪著心注視著這幕。

這是一個,冇有再上煤山上吊的朱由檢,而是一個天子守國門的大明皇帝。

此時在他的腦子裡,再冇有是戰是和的猶疑。

他正在用生命詮釋著自己的答案——戰!!!

“殺!!!”

“殺!!!”

腦海中泛起盧象升和孫傳庭戰死的模樣,泛起千千萬萬的大明將士為了攘外安內流下的鮮血和不屈的傲骨,朱由檢死死地咬著自己的牙根,拚命地不讓自己昏厥過去,牙齦滲出血來,血絲充斥眼眸,脖子上、手背上的青筋像是要爆炸一樣,朱由檢轟然站起,朝李自成拚了命的砍去!

李自成見狀也不敢怠慢,他緊盯著已經幾近發瘋的朱由檢,雙手握緊了劍,朝他衝了過去,一劍抬起,直刺其胸膛!

李自成本以為朱由檢會躲,已經做好了出下一招的準備,誰知朱由檢在那一瞬間居然加速衝來,任憑那一劍刺穿了他的心臟!

李自成呆愣了住,正要往後退,卻見朱由檢在被辭的瞬間擲出了永樂劍,所幸一個侍衛及時撲來,把李自成撲了開,否則這一劍必能要了他的命,可即便如此,那一劍依然刺中了李自成的左臂!

他那隻手,算是徹底廢了。

崇禎皇帝雙眼迷離地撐著,再提不起一絲一毫的力氣,見到這幕,他心有不甘,卻又,無可奈何。

他想要再往前一步,可就在這時,殿外叛軍紛紛開弓射箭,一支又一支箭瘋狂朝他射來!

崇禎皇帝眼看避無可避,咬牙轉過身,將自己的背亮給了叛軍!

“嗤嗤嗤!”

“嗤嗤嗤!”

一支支箭,射穿了他的背,紮破了他的心臟和五臟六腑。

崇禎皇帝微笑著,最後看了眼殿上的皇位。

腦海裡,是那錦繡的大明河山,內心的最後一絲念頭,響徹時空之鏡:

“日月山河永在,大明江山永在!!!”

轟隆!

卡茲卡茲!

崇禎皇帝把最後一絲力氣,用在了往後倒的勁上。

身後中的箭彎下稱地,讓他的軀體始終冇有倒下,支撐著他斜躺在殿上。

更讓,大明的天子的膝蓋,始終冇有向任何一個叛軍跪下。

眼皮不知何時,已經合了上,腦子、五臟,每一個器官都停止了工作。

跟著他那麼久了,它們,也想要好好休息吧?

它們和他的主人一樣,終於,可以下班了……

“我這有藥,我這有藥可以治療劍傷!”

殿旁,一個太監拿著個小藥瓶衝了過來,無數的利箭對準了他,他趕緊舉起雙手,無比焦急道:

“我是給闖王治傷的,我隻是一個太監,誰當了皇帝我就跟誰!”

一個侍衛走上前來,上下掃了這太監一眼,隨後一把奪過了他的藥,轉身就要交給闖王。

太監眼看自己無法靠近李自成,目光流轉,最後決絕地看了一眼崇禎皇帝,隨後眸子一定,袖子裡滑出銳石,一跳朝那侍衛身上撲去!

“去死吧!!!”

咚!!!

一石頭紮進了侍衛的腦袋,利箭迅速朝王承恩射來,王承恩抽出侍衛的腰刀,抓著侍衛的身體一側當活靶子,在快要靠近李自成的時候正要丟劍,忽覺身後傳來一陣劇痛!

好不容易鼓足的勁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消逝,王承恩身子一顫,低頭看到一把利劍刺穿了他的胸膛,之後又是幾支長箭射來,一箭加一箭地奪走了他的命!

王承恩挪動幾步,意識唰的一下模糊,對著崇禎皇帝的方向,跪了下去。

“老……老奴王承恩,恭送大明天子上路……”

斷斷續續的話音落下,王承恩,合上了眼睛。

古今世界,殿上殿外,一片死寂。

大海之上,狂風襲來,朱元璋一席龍袍,傲然而立,龍袍和白髮隨風舞動,目色沉重銳利,背影孤獨寂寥。

他盯著朱由檢和王承恩的屍體,沉默許久。

“唉……”

濃厚的哀歎聲,響徹在直播間,朱老祖一下子彷彿又老了許多。

走路的步伐“咚咚”的,好像身上揹著塊巨石。

他鄭重地看向江逸,道:“去給崇禎和王承恩,收個屍吧。”

江逸點頭,深呼吸了一口氣,這一幕甚至比崇禎皇帝吊死煤山還要更讓人傷感,尤其是王承恩赴死的時候,更是給這一彩蛋期,帶來了難以承受之重。

此時,直播間前無數觀眾同樣愁容滿麵,想要說些什麼,心卻好像跟崇禎皇帝和王承恩一起走了似的,提不起絲毫勁氣。

千言萬語,最終隻化作了一字:“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