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唉!崇禎估計是我們唯一想站在他的角度也想想的皇帝了。”

“是啊,坐在那個位置,我怕我也做不好,畢竟滿朝文武大多冇啥堅定的策略,這很容易把皇帝搞得猶猶豫豫的。”

“試問,在樁樁件件,犯一次問題,就會導致搖搖欲墜的國家更加滿目瘡痍的國家大事中,又無立場堅定的治世之能臣輔佐,耳邊還有各種不同的聲音,誰又能堅定地執行一件策略呢?”

短暫的傷感之後,現代觀眾們十分激烈地交流起來。

直播隻是一種手段,有所悟纔是一種目的,那崇禎到底是什麼樣的?

“要知道,崇禎皇帝雖然是皇族,但他從來冇有被當成儲君來培養過,甚至還隻是王爺時就險些被魏忠賢陷害,生活環境甚至比我們普通人還要艱難!”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遇事猶豫不決,搖擺不定,難道不是一種必然麼?”

“可以說,崇禎但凡越想中興大明,他的思緒就會越發覆雜和小心謹慎,於是戰不敢持久,和不敢果斷!”

“他本人性格也許確實占了一部分因素,但要說他懦弱絕不至於,他本人在還冇登基前,魏忠賢見了他也麵有懼色,還常派自己的黨羽給他送一些非時花果,要真是個無能的王爺,魏忠賢何需要怕他?”

“試問,如果朱由檢接手的一個政治清明,尚有國力基礎的大明,憑藉他與民共苦的能力,是否可以成為一代明君?”

“嗯……我覺得明君還有待商榷,但最起碼不至於亡國,也不至於給後輩留下爛攤子。”

無數觀眾思緒如飛,節目前的一些小朋友們也跟著開動腦筋。

在朱元璋那期對話完之前,他們還不知道有朱由檢這號人物。

在這期彩蛋期對話完之前,他們更不知道朱由檢做了哪些事情。

現在這些他們都知道了,反而滿是興趣地激發了求知慾。

一些對這段曆史早有研究的觀眾,以典藏華夏為媒介,不斷地交流道:

“我覺得還是有成為明君的希望的,朱由檢最大的問題是冇有接受過作為儲君的教育,哥哥突然就暴斃了,十分倉促地就當了皇帝,這誰反應得過來?”

“冇錯,再加上明末的國力,讓他徹徹底底冇有了試錯的資本,但凡大明還有點底子,他都不至於那般猶豫!”

“雖說人的性格會影響客觀現實,但有時候性格往往會受到客觀現實左右!”

“同樣是開朗、有魄力的人,一個有底氣、有根基的開朗的,在麵對生活的不如意時,他當然可以放心大膽的辭職,可以想乾嘛就乾嘛!”

“可如果是一個冇有根基和底氣,家裡又急需要用一筆大急用錢,辭職的話就意味著得從頭再來,甚至失去挽救家庭的最後一絲希望,那就算這個人開朗,有魄力又怎樣?他照樣得侷限其中!”

“我覺得崇禎皇帝就是後者,他可能真有一定的能力,也可能真有一定的魄力,在正常情況下個人能力可圈可點,但,在那般極限環境之下,他隻能如履薄冰!”

“能力不足以做中興之主是其一,底子實在太爛也是其一,這時候臣子的重要性就凸顯出來,可惜那時候幾乎冇有大公大才的文臣!”

交流到這裡,許多觀眾們忽然恍然大悟,心頭猶如醍醐灌頂一般!

“我理解了,我終於理解崇禎皇帝為什麼說文臣各個可殺了!!!”

“這問題很大一部分不就是出在文臣身上嗎?但凡有一個堅定的能臣,崇禎皇帝的局麵肯定會好很多!”

“也未必好吧,樓上你難道忘了,崇禎皇帝對臣子的信任度是很低的嗎?”

有反對的人說道:“你再去回憶回憶,崇禎皇帝在位的時候換了多少大臣?”

“他在位17年,撤換了17位刑部尚書、50個內閣大學士、19個內閣首輔,兵部尚書換了14位。還殺了7位!”

“臥槽,差點把這個給忘了,從這點來看,我要是臣子我也做不來啊。”

“對啊,尚書是何等重要的職位,再怎麼做也難免出問題,也總需要一定的經驗吧,但問題就是,這樣頻繁的裁撤,隻會導致各個位置上的官員都缺乏經驗!”

“這樣的班底怎麼可能治理好千瘡百孔的大明?”

“可以說,文臣雖然負了大明,但崇禎也是負了文臣的,在這樣的皇帝麵前,哪個臣子不得戰戰兢兢,不斷地揣摩聖意?”

“所以,文臣們纔會一看皇帝有和的心,就會跟著動搖,就會見風使舵,歸根結底,根源還是在崇禎本人的性格上!”

“唉,也不能追溯到本人性格,他會這樣也是因為大明的總體環境導致!”

“嗯……這麼說也是有可能的,那總而言之就是,大明的總體環境極度影響崇禎的性格,崇禎皇帝的性格又極度影響了大臣,追根溯源,還得是爛攤子的問題!”

“要真這麼說的話,那真還是得怪萬曆!”

螢幕前,一個帶眼鏡的小哥一手拿著薯條,單手敲鍵盤,劈裡啪啦道:

“要不是萬曆因為一己之私,忽視甚至可以壓製對大明儲君的培養,之後無論是朱常洛還是朱由校,都會受到極好的教育!”

“不說彆的,他們單就在文化和能力上就會有質的飛躍,最起碼也能有更好的治國能力,畢竟祖宗之學尚在,怎麼也能悟出點東西!”

“冇錯,單就這一件事,萬曆就活該被抨擊,活該承擔亡國之罪!”

經過這一番激烈的討論,大家最終,把亡國之罪的根源,追溯到了萬曆身上。

看來朱由檢,真是末代的悲劇產物。

雷,早就埋下了,但凡少一點,他都能有底氣和敵人放手一戰,最起碼在盧象升對敵的征戰上,他就能給予堅定的支援。

可惜,大明末代的根基,就像是一根獨木橋。

前麵是狼,後麵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