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打開時空門,來到了明宮大殿之上。

李自成中了一劍,認為崇禎皇帝折損了自己的權威,正想發飆讓手下把他的屍體隨意丟了。

可轉念一想,崇禎皇帝雖然做的蠢事不少,可到底也算是個勤勉之君,如今又是和自己決鬥而死,不失大明風骨。

要是自己虐待他的屍體,豈不得落個壞名聲?

快速想了一會,最終,他還是對手下說道:“厚葬朱由檢和這太監。”

“明朝滅亡乃大勢所趨,怨不得朱由檢。”

幾個士兵走上前來,正要將朱由檢帶走。

李自成走到永樂劍麵前,正要將劍拔起,忽見麵前一道金光閃過!

一個穿著不知是哪個族群衣物的青年出現,嚇得士兵連連後退,李自成劍眉一皺,握劍的手下意識緊了些,這是何等神蹟,莫非還有追兵?

弓箭手們不敢放箭,金色的光芒讓他們不敢輕易出手,萬一真是神明可了不得,此時切不可莽撞!

江逸徐徐走到朱由檢邊上,心想厚葬朱由檢這種事,光靠他一個人也做不了啊,答應得多少有點草率了。

不管是隨意挖個坑把朱由檢埋了,又或是把他葬入皇陵,都是個很大的工程,搞來搞去,還是得李自成出手。

“闖王,莫要覺得京師易攻,就辜負了百姓。”

江逸正對著李自成說道。

李自成驚異之餘,回過神來,隻當這是神蹟!

是他將要登上天子寶座的祥瑞之兆!

一念及此,他立即回道:“放心,本王一定謹記!”

“那把劍不屬於你,交出來。”

江逸注視著永樂劍說道。

李自成一看,猶豫著想,莫非自己不是真命天子?

還冇等他回過神,江逸一個疾跑就出現到了他的麵前,幾個侍衛提刀砍下,利劍穿身而過,卻未對江逸造成任何傷害,所有人頓時嚇得目瞪口呆,這怎麼可能!

李自成猶豫的片刻之間,江逸一手奪過永樂劍,“砰”地一聲收回鞘中。

“闖王當銘記我今日的話,否則清軍入關,你就是大明的罪人。”

“還有,厚葬朱由檢和王承恩,否則,我能刀槍不入,亦能讓刀槍穿透你的胸膛!”

心念一動,時空門迅速浮現,江逸抬腳邁入其中,身形驟然消失。

李自成怔怔愣了住,周圍的士兵也都如見神明。

“快,馬上把朱由檢和王承恩厚葬!!!”

……

江逸手執永樂劍,回到現代,走到朱老祖邊上,卻發現老祖這會什麼也冇做,隻提筆寫著遺詔。

江逸腳步頓了住,嘴角微微一抽,完蛋……

以後,還是少看大明的人物吧,否則朱老祖是開心了,永樂大帝和那滿朝文武都得弄死自己啊。

眼看這一波對話完了,江逸關閉直播,還在期待朱老祖遺詔內容的觀眾們,隻見到螢幕“唰”的一下黑屏,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靠!我靠!這就冇了?”

“江神,你這彩蛋期結束的也太草率了吧,好歹也讓我們有個心理準備嘛!”

“絕了,我以後要從固定時間蹲點,發展到隨時蹲點了?”

觀眾們氣得咬牙切齒,可轉念一想,既然是彩蛋期,那會不會預示了正式期將要對話的人物?

一想到這,他們瞬間來了精神!

“永樂劍,這一期出現了永樂劍,下一期不會是永樂大帝吧?!”

“很有可能啊,終於要對話永樂大帝了嗎?”

“我倒覺得冇啥希望,冇看到節目最後,朱老祖在那寫遺詔嘛!”

“江神要是這會去對話永樂大帝,那完全就是在找炮轟!”

“那會是誰呢?難道還有和永樂劍有關的人物?”

許多觀眾還在不斷地猜測,但老司機已經開始打電話了。

“你們國家台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怎麼也不暗示一下我們?”

“小心我順著網線到你們台裡去問你們,我可是跆拳道黑帶!”

話務員小姐姐早就等候多時,堅決貫徹一步方針:有訊息會馬上公佈!

至於不知道……

像此類職業的人員,一般是不能回覆“不知道”的。

“爸爸,你說江神為什麼要讓朱老祖對付朱由檢呢?”

某住宅區裡,一間客廳裡正亮著燈,一個正在上初中的女孩對爸爸問道。

在此之前,她隻知道秦漢三國兩晉南北朝、唐五代十國,宋元明清,知道的皇帝也就是秦皇漢武等比較牛逼的幾個,對其他人可謂一無所知。

甚至,也隻是知道這些人的結局是什麼,卻對他們所做的事,和所處的環境知之甚少,以至於雖然學過,卻也隻觀得其表,算不得深入瞭解了華夏文明。

這會,一旦深入瞭解,觀眾們越發好奇諸多文明的核心思想。

女孩爸爸想了想,摸著下巴道:

“一個是開國之君,一個是亡國之君,江逸之所以安排這一出,是要告訴我們,努力用錯了方向,就會一無所值,甚至越做越亂。”

“爸爸問你,朱元璋在冇當皇帝,或者當元帥前,所處的環境是什麼樣的?”

“這個我知道!”女孩眼眸一亮,“典藏華夏不是說過嘛,朱老祖是乞丐出身,還當過和尚呢,當時所處的環境也是民不聊生,各方混戰!”

“那,一個乞丐為什麼就能力挽狂瀾,平定整個天下,最終成為一朝之皇,而一個皇帝,分明坐擁天下,擁有至高無上的權柄,卻反而解決不了國家的危機呢?”

“這個……”

女孩被爸爸難住了,對啊,為什麼呀?

按理說,同樣是挽大廈於將傾,皇帝怎麼樣也能比一個乞丐做得更好吧?

畢竟,皇帝一句話,就可以調動數十萬大軍,就可以讓一個國家的大炮全對著一個地方轟,可謂言出政行,為何反而不如一個乞丐呢?

“爸爸,這個我不知道了……”

思來想去,女孩還是跟撥浪鼓似的搖了搖頭。

女孩爸爸笑著說道:“就是因為努力用錯了方向啊。”

“每個人心底對成功都有不同的目標,有人想要學術上的成功,想要努力考上個好大學,也有人認為能齊家就是成功,希望家庭能和和睦睦,蒸蒸日上。”

“可是,很多時候我們越做,反而會發現事與願違,那怎麼辦呢?”

“改變方向?換一個夢想?”女孩天真地問道。

女孩爸爸忍不住笑了起來,果斷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