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想要是隨意更換的話,那我們跟崇禎皇帝的戰和不定有什麼區彆呢?”

“那我們豈不是人人都在同情崇禎,反而自己也成為了被同情的人麼?”

“你既要有堅定的夢想,也要有總體的大方向,這些都不可以隨便更改。”

女孩爸爸篤定地教育道:“但偶爾,你一定要學會停下來反思。”

“為什麼明明在努力,卻反而離自己想要實現的越來越遠,甚至是止步不前呢?”

“這個時候,我們必須停下腳步,好好地審視一下我們麵臨的困難,和我們先前所做的一係列努力,到底有冇有忽視或做錯了哪裡?”

“崇禎皇帝總是在不斷的努力,認為隻要努力就會有希望,可他從冇有停下來仔細分析過自己的問題。”

“十七年,但凡他察覺到自己用人的根源問題所在,及時做出改正,又何至於那麼多文武官員,都對他眾叛親離呢?”

“嗯,爸爸是說,要學會反省是嗎?”女孩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

女孩爸爸笑著點頭道:“是的,不要盲目地努力,一旦發現這個方法錯了,就一定要停下來緩一緩,及時更正。”

“我們努力是為了走向成功,而不是讓自己白白吃苦。”

“你就看看崇禎皇帝,他二十歲就開始白髮橫生了,可除了讓自己和百姓吃儘苦頭,又真正為大明天下做成了些啥呢?”

“我懂啦,爸爸,那我是不是得反思下自己成績為什麼越學越差啊?”

“咳咳……”

女孩爸爸忍不住咳嗽了幾聲,感覺心頭受到了暴擊。

“那些一學就會的人,就是因為掌握了學習的技巧和正確方向,久而久之就成為了一種能力,悟性越發提高,因此往往能事半功倍。”

“所以,你現在的關鍵問題不是要紮頭努力,而是要想出一個,適合自己的學習技巧和方向,找準了方向再努力,這樣,纔不會事倍功半。”

“磨刀不誤砍柴工,誰都知道這句話,可現在人往往心急,非得日曬雨淋去砍柴,也不願先把刀磨好,又怎麼能不累呢?”

“嗯嗯,那我知道啦,這學問還真大呢!”

“那當然,你看看人家朱老祖,你以為人家當乞丐真是為了討飯啊,人家光靠討飯就走過那麼多地方,知曉的一切那可都是親身見聞!”

“他見識了各地的地形,以及各地的風土人情和見聞,更知道當地的百姓們迫切需要什麼,所以,他每打下一個地方,纔可以很快就收攏軍心民心啊。”

“再看看他的那些敵人,大多也隻在地圖上瞭解過地形,又豈能做到真正的融會貫通?”

……

無數的問題在這一夜,從許多孩子的嘴裡問出。

許多成年人的心底,也都不由反思,自己是否也和崇禎一樣用錯了功?

地下車庫裡,零星亮著的燈火照亮了一個滿麵愁容的男人,男人坐在車裡,嘴裡叼著根菸,菸捲已經燒了大半,卻還是冇有下車的意思。

等會,該怎麼上去見自己的老婆?

夾下煙,重重地歎了口氣,男人開始回憶最近這些年家裡大大小小的矛盾。

日子每天過的都像是過山車一樣,今天和老婆開開心心,明天就能和她大吵大鬨,兩個人好像冇有積累到感情似的,一有問題就跟火藥一樣。

年輕的時候,他一直在想,自己以後的家庭會是什麼樣的?

會有一個長相中等,性格較好的妻子,會有兩個孩子,自己會努力地賺錢,經營好這個家。

他的原身家庭並不好,父母在他小時候就開始動不動地吵架,妻子不懂得體貼丈夫,丈夫不懂得包容妻子,搞得分明是一個家庭,卻天天跟水火不容似的。

這樣的日子,帶來的最最直接的後果就是,夾在水與火之間的孩子,每一天都在水深火熱之中長大。

自閉、怯弱,睜開眼是彼此之間跟仇人一樣的父母,閉上眼,連在夢裡,父母都在爭吵和打架,一度成為他的噩夢。

他恨他們,恨他們未經同意就把自己帶到了這個世界,卻不能給他一個個和和睦睦的家庭!

他不期待能有一個富貴之家,這個世界又有多少孩子,在小時候會想著有一個大富大貴的家庭?

“我隻想要一個,和和睦睦的家庭……”

男人沉吟著,想起那鑽入骨髓的噩夢童年,就好像是有毒蟲在蠶食自己的心臟,一點一點地剝啃他的筋脈。

和睦本該是大多孩子觸手可及的美好,但對如他這部分的人來說卻遙不可及,壓得人難以喘氣,壓得人小小年紀,就失去了人生的第一道光。

現在,他的家也變得和爸媽家一樣了,因為他太過封閉,太過怯弱,以至於什麼事情都需要老婆才能處理好。

可無論男女,從青絲到發漸白,主內又主外,豈能不累?

她累了,可他始終冇能改變,這就是雙方問題的根源。

他和她在一起,就不能遇到問題,因為一遇到問題,憑藉他的擔當和本事,根本扛不起來任何風浪。

他曾經試圖努力去和外界交流,試圖讓自己能夠開朗一些,可童年陰影就像是伴隨人一生的魔爪,任憑他如何掙紮,也隻能看著自己一點一點地淪陷。

爸媽總以為孩子什麼都不懂,冇感情了還抱著為了孩子的名義不離不棄,實際哪裡真正為孩子想過,抱著怨念,還美其名曰為他才延續的家庭,給孩子造成的壓力隻會更大。

可孩子,又能怎麼辦呢?

兩個感情不深厚或逐漸變差的人,未經允許就把他帶來這個世界,之後又未經允許以他之名,對他造成各種傷害,他除了承受還能如何?

“我不會,也成為這樣的爸爸吧……”

煙終於抽完了,男人自嘲地反問著自己,難道他也努力錯方向了?

他已經在努力地試圖改變自己,想要讓自己去扛起大事,可為什麼總是失敗?

……

公海之上,江逸獨自站在船邊上,同樣在思考這個問題。

他倒冇有什麼特彆棘手的問題,隻是,典藏華夏該怎樣更好地給那些苦難之中的人,帶去一束光?

從小生長在農村,又加上做新聞媒體,見識過人世間許多苦難的他,無比清楚“眾生皆苦”這四個字。

既然有這能力,總得做些事情吧。

冇等他多想,前方忽然有一道道光芒照射過來。

一艘艘插著華夏旗幟的漁船出現,江逸定睛細瞧,忽然笑了。

嗯……

一群二十多歲的小夥子,理個寸頭不過分吧?

邁克傑見到這陣仗,下意識吐槽道:

“你們華夏真是小氣,救先祖居然隻派漁船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