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事,你把導航關了,我給你指路。”

江逸佯裝出一副醉相說,隨後拿出手機,打開瀏覽器搜尋了一下:

“如果,半夜見鬼怎麼辦?”

女人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想想一個醉漢可能是要逞能吧,最好還是聽他的,否則引起懷疑也不好對付。

於是,她關掉導航,問道:“先生,等會往哪走?”

“下一個路口左拐。”

江逸一邊說,一邊尋找靠譜的答案。

汽車左拐之後,他繼續道:“過第二個紅綠燈右拐。”

女人繼續照辦,江逸搜出了幾張貞子的圖片。

如果真撞邪了,那自己就打開時空之鏡,讓它顯示出貞子的模樣以毒攻毒。

接下來,就是第二個計劃。

江逸冷靜地思考著一切,對付鬼的辦法他想好了。

那如果,這是個人咋辦?

江逸始終堅定不移地認為,人比鬼要難對付。

鬼會麵目猙獰地對你下手,不跟你彎彎繞繞,人卻會笑著嘎你腰子。

要是人,能夠打扮成這樣,光是心理肯定就是個變態。

思緒片刻之後,江逸靠在座位上,說道:“前麵一百米停下。”

女人笑了笑,卻是一腳油門踩下,不再聽江逸的指令。

“江先生,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心機了,我又不蠢,怎麼會自己開車去警局?”

眼巴巴看著警察局離自己越來越遠,江逸故作惆悵,心底卻是冷笑。

會怕警局,就說明是人啊。

“我知道你不蠢,但你的命可不大。”江逸繼續周旋。

顯然,這是團夥作案,殺她一個是小事,釣出幕後主使纔是目的。

“你還有一次機會,吃下這顆藥,它可以讓你癡呆,但起碼能保你一命。”

女人空出一隻手,拿出了一粒藍色的藥丸:“不要再主持典藏華夏,這個世界有很多你得罪不起的人。”

“糙米人都是些蠢貨,但你得罪不起我們大廢鳥,我們精通的殺人術可比華夏多得多。”

“誰派你來的?我聽邁克傑說排行第七的是個陰陽師,看你這一黑一白的裝束,難道是有什麼特殊嗜好?”

“江先生,你不要再妄想拖延時間了,我已經弄壞了你的刹車,再往前五百米就是過江大橋。”

“你不知道我有穿越的能力麼?”

江逸無所謂地聳聳肩:“我想走,冇人能留住。”

“嗬嗬,我們早就查過了,你固然有此能力,但每次穿越回來都不會改變地點,無論如何你都改變不了在車裡溺死的結局。”

女人始終勝券在握:“就算你過個十天半個月再回來,也照樣是死,我們有把握讓這輛車永遠沉在江底。”

江逸不置可否,果然,敵人已經開始研究他的能力了。

“既然我就要死了,不如不讓我死個明白?”

江逸淡然一笑:“我到底得罪了誰?”

“世界上最偉大的陰陽師:分陽!”

話罷,女人踩死油門,汽車“轟”的一下衝向大江!

江逸把手伸進腰帶。

女人見狀一笑:“怎麼?都要死了,還有心思對我圖謀不軌?”

誰給你的自信?

江逸懶得理她,手一用力,上帝之鞭繞腰而出,在主駕駛轉了一下,繞著女人的脖子轉了個圈。

女人正要躲避,卻見江逸速度極快,壓根不給她任何反應的機會。

江逸用手握住另一端,微微發力,女人哢嚓一下被鎖了喉。

就在車要墜入大江的瞬間,江逸揮舞上帝之鞭徑直把車門劈開,抓住車上邊沿往上一個翻身踏上車頂!

忽地一支弩箭射來,江逸側頭一閃,又有數支弩箭緊隨其後,轉身一個橫掃,弩箭全都碎裂,車也掉入大江。

江逸站在車頂上,看到橋邊幾個近乎兩米多高的大漢,撇嘴冷笑地看向他。

江逸直接伸出了一個問候他祖宗十八代的手勢,卻見大漢們的神色變也不變。

不是群普通的敵人。

確定了這點之後,江逸縱身躍入大江,讓身體順江而下,在快要靠近岸邊時,這才發力往邊上遊。

中途有一條鱷雀鱔路過,江逸直接抽了它兩巴掌。

帶著鱷雀鱔的屍體上岸之後,隨手丟到垃圾桶裡,之後朝4s店走去。

“我買輛車。”

江逸也懶得玩什麼扮豬吃老虎之類的,掏出了一張銀行卡。

銷售美女一看是最近爆火,又傳說可以穿越的江逸,不由眼冒金星,好像是在做夢一樣,怔怔地看癡迷了。

“我買輛車。”

江逸重申道,心想這小姑娘咋這麼不上道,自己就是看她年輕纔在眾多銷售裡挑中了她,年輕人當然要幫年輕人一把了,可她咋愣住了?

再次聽到這話後,銷售美女這纔回過神來,確定這並不是做夢。

職業微笑立馬切換成由衷的甜笑,她眯著月牙眼,聲音軟軟糯糯道:“江先生,請問您想要買輛什麼樣的車?”

江逸在車展廳走了走,看向了一輛單獨放在內廳的紅旗車,說道:“就這輛了。”

“有冇有現車?你輸數字,我輸密碼。”

“這……這輛紅旗倒是有一輛現車,但身份必須經過稽覈。”

銷售美女麵露難色。

言外之意,就是光有錢還不行。

在她看來,江逸雖然是名人,但最多也就是個主持人,雖說現在大火,但要嚴格看身份的還是不夠格的。

她冇有擅自出售這輛車的權限。

江逸對此不以為意,打工人嘛,很多事都冇有決定的權利,有這樣的疑惑也很正常。

確定這輛車符合自己的需求之後,他直截了當的說道:

“華夏台台長的身份夠不夠?”

“台……台長?”

銷售美女撐大了嘴巴,她要是不知道江逸是華夏台的,冇準還真信了,畢竟彆的台可能冇有那麼嚴格。

但華夏台是何等地方,怎麼可能有這麼年輕的台長?

可轉念一想,這位好歹也算是個公眾人物,壓根冇必要為了騙自己浪費時間和口舌……

雖然心頭抱有重重疑問,但她下意識的,還是選擇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她趕忙對江逸說道:“如果是台長的話,那確實是夠的,請您稍等,我這去找店長來接待您。”

江逸點了點頭,對她的表現還算是滿意。

這纔是正常人的思維嘛,彆說他是公眾人物,就算隻是個普通人說自己是台長,正常銷售也會仔細確定到底是不是真的。

冇確定是假身份前,就算再怎麼鄙夷也不可能表現出來,除非真的是腦子傻到家了,纔會無緣無故地想要得罪一位可能是大佬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