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柄飛劍擲出,外域首領還冇跑出幾步,忽覺頭頂發涼,抬頭一看時,那飛劍正中稻草人頭部。

“陛……陛下神武啊!”

永樂大帝麵帶不滿地走來,手握在劍柄,奮力一抽,淡漠道:

“江逸的速度比你快得多,且有那般異術,隻需一抬腿便可消失。”

“這……這世上真有如此異人?”

外域首領懵逼了,這一個月來他被命令拚命地學習漢語,可這會說起話來依然帶著濃厚的口音,且漢語和外域語相互摻雜,導致永樂大帝壓根就不想和他交流。

要不是怕誤傷了本族侍衛,區區一個外域廢物,怎配為他舉靶?

抽出劍,轉身往皇宮裡走去。

身旁,一個年輕錦衣衛走了過來,俯首道:“陛下何需如此勞累,屬下的飛劍絕技絕無虛發,有屬下在,定叫江逸有來無回。”

“不,你也不夠快。”

永樂大帝路過一處假山,抬頭看向從假山上流下來的溪水。

一個太監領著幾個道士和木匠模樣的人走了過來,隔著老遠俯首道:“草民拜見陛下!”

“平身。”永樂大帝頭也不回。

太監獨自一人上前,娘裡娘氣的道:“陛下,民間最好的機關師、道士、術士、毒士,老奴都已請來。”

“嗯。”隨意應了一句,太監這才向著身後眾人揮手。

眾人走到永樂大帝麵前,俯首聽令。

“陛下,這位機關師,他的機關術在機關世家首屈一指。”

太監走到一個穿著木匠服飾,年紀約莫六十又幾的白髮老人身上,介紹道。

“朕要你把朝會之殿和書房,全都設下重重機關,要讓朕隻需坐在龍椅上不動聲色,隻需觸動一個按鈕便可任意啟動。”

“草民鬥膽敢問陛下,是以殺人為主,還是以困住為主?”

白髮老人低聲問道。

“讓他能在轉瞬之間暈倒,朕看他冇有意識,還如何發動異術!”

隻見到江逸的能力一眼,永樂大帝就已看出了這項能力最大的破綻。

“請陛下放心,草民定能完成使命!”

白髮老人心想,要用機關術弄暈一個人還不容易?機關世家最不缺的就是手段!

“陛下,這位是毒士,曾經用毒協助邊境官府,迷殺過三千悍匪。”

太監走到穿著黑袍,麵色黑得跟鬼樣的中年人麵前。

中年人立即請命道:“草民恭聽陛下旨意!”

“此人朕要親自出手,無需毒殺!”

“朕要你協助機關師,在機關觸動的瞬間就能釋放出迷暈人的毒氣,確保人隻要一吸入就會暈倒。”

“陛下放心,莫說是個人,就算就頭大象也能入鼻即暈!”

永樂大帝補充道,“要無色無味,最好不需要朕觸動機關。”

“草民謹遵聖意,有草民和機關師聯手,您隻需在需要用毒時,觸動開關,此毒就會立即放出,必叫人暈厥於無形之中。”

“嗯。”

永樂大帝點了點頭,毒士後退幾步。

太監繼續往左,走到了一個穿著黑色術袍的術士麵前。

術袍上的帽子始終包著他的頭,讓人看不清他的真麵目,永樂大帝並不在意,民間術士大多如此,他也不需要知道這人長什麼模樣。

“陛下,此人乃江湖第一術士,通陰陽,曉八卦五行,民間但凡有異事,都會請他出手,曾為教訓為禍一方的強盜,練一強盜手下為傀儡,不動一兵一卒,就叫強盜頭領和其所有手下暴斃當夜。”

“區區一個強盜首領算不得什麼。”

術士發出了喉嚨彷彿帶沙的聲音:“天為棺材蓋,地為棺材板,天地的存在本就是一場無解的殺局。”

“凡此間眾生,隻在出生之時,就已踏入這殺局,術士並非以術殺人,真正殺人者,乃是這天地之器。”

永樂大帝來了興趣,問道:“何為天地之器?”

術士淡然道:“一花一葉,一草一木,大到高山,小到螻蟻,萬物皆是,世人隻是未觸動天地殺局,否則必將毀於今日所成就他們的萬物之中。”

“人生於世,長於世,發展於世,賴於世卻又破壞世,這便是人最大的弱點,他們早晚會觸動天地殺局。”

“所謂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便蘊含了我華夏的風水殺局。”

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術士趕緊補充道:

“普天之下,唯有陛下乃真命天子,不受此法侷限!”

“朕要你用此法困住江逸,就以這皇宮為陣,風水局由你來布。”

“草民遵命!”

藏在帽簷下的額頭微微冒著冷汗,剛纔他分明感受到了永樂大帝的殺機,卻不見這位帝皇神色有絲毫的異樣,果然伴君如伴虎。

“至於道士——”

永樂大帝看向最後一人,道士身穿道袍,走上前來俯首聽令。

“監視這個術士,若有絲毫異動,會對皇城風水造成不利,你可殺之。”

說完,永樂大帝頭也不回的離開。

術士越發惶恐,到底是一代大帝啊……

“找到多少美人了?”

離開後,永樂大帝對隨從太監問道。

太監回道:“從各地到來的美人已有三千之眾,各個皆是當地顏傾一方的女子。”

“讓毒士訓練她們如何暈人。”

永樂大帝神色不改:“江逸居然讓太祖爺留下尋妻的遺詔,必為好色之徒,到時無論他選一個還是七八個,朕都得讓他嚐嚐,何為牡丹花下死。”

“陛下聖明,如此一來,江逸必死。”

……

“哈欠!!!”

坐在大巴上的江逸不知為何,一直在打著哈欠,感覺喉嚨都快打啞了。

“後生,你怎麼了?”

朱老祖收起遺詔,關心地看向江逸。

江逸不解地搖了搖頭:“晚輩也不知道。”

“許是凍著了,回頭讓高思濤開點風寒藥。”

說完,他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繼續翻開了遺詔。

江逸盯著那遺詔,心頭百感交集。

他大概知道,自己為什麼連連打哈欠了。

他自信分陽想不出對付他的辦法,哪怕殺手榜前六來了都不一定能有。

但永樂大帝的話,那就未必了……

以後對話的時候,但凡有一點點的不對勁,都得趕緊跑路!

隻要他還有意識,就冇人能困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