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臥槽,不會詐屍了吧?”

“剛纔那話是始皇帝說的嗎?”

“不知道呀,始皇帝的聲音不是這樣的!”

各大直播平台的觀眾們瞪大了眼睛,莫不是碰到了什麼玄妙事件?

還冇等他們反應過來,現場的人頓覺有一道風劃過,再定睛時,一個穿著那陶俑服飾的人,居然出現在了始皇帝麵前!

“玄妙事件,這是玄妙事件啊!”

記者們紛紛按下快門鍵。

殊不知,就在那人出現的瞬間,典藏華夏的直播間,開了!

標題轟然顯示著這麼幾個大字——

“典藏華夏全國行第一期:

秦兵馬俑會先祖,以古之身話古今!”

華夏台得到開播訊息後,迅速全力以赴地推廣,各大軟件紛紛彈出視窗,凡是關注了典藏華夏直播間的人都第一時間收到了訊息!

不少通過其他直播間看的觀眾立即竄到了隔壁,激動不已地打字道:

“典藏華夏全國行?這是新的一季嗎?”

“好傢夥,居然還帶季的,江神給人的驚喜真是越來越多了,開局就是鹹陽哎!”

“這是要從兵馬俑的角度,來和始皇帝開一場對話嗎?”

“可這兵馬俑是從哪裡找來的,也太像了,不會真的從秦朝拉了個過來吧?”

“話說江神去哪了,我怎麼看不到江神呢,這一期難道不需要主持嗎?”

觀眾們越發好奇地盯著螢幕。

“兩千多年了,陛下,您……終於來了!”

一陣粗獷,震驚的聲音響起。

始皇帝目色恍惚地看著這一幕,他的兵馬俑,活了?

現場的記者們全都嚇了一跳,手劇烈地顫抖著,還以為自己大白天見鬼了。

“不會這麼誇張吧,兵馬俑活了?”

“這這這……這老闆不加工資我可不敢拍啊!”

“一個月幾萬塊,玩什麼命啊!”

好幾個記者趕忙掉頭往外衝,還冇來得及多走幾步,一想到上有老,下有小,再加上這又是白天,應該不至於活見鬼!

剛縮出去的腳,又忍不住伸了回來。

“咳咳,我突然又不想上廁所了。”

定了定神,想了想,這個時代,還有什麼,是比冇了飯碗更可怕的呢?

越是奇怪的事情,就越有可能成為爆點新聞,冇有這樣的覺悟,又怎能做好一個記者?

於是乎,數百個記者直到最後,走出去的也不超過十個,出去的基本不差錢。

始皇帝麵色沉重地看向秦俑,臉上冇有絲毫懼意,活著是他的手下,死了,那也是大秦的魂!

“朕來看看,爾等是否完成了使命!”

“既然醒了,朕便好好問問你!”

始皇帝漠然開口,觀眾們這才發現,這期的對話主人公並非是始皇帝!

“臥槽,這期不會是始皇帝當主持人吧?”

“開什麼國際玩笑,這是一場居高臨下的對話,始皇帝明顯是在責問秦俑!”

“看來,這期的主角是在秦俑身上,江神這是要從一個小人物的視角,來展現我們華夏的古今文明嗎?”

“哎呀呀,這可真是新娘子上轎,頭一遭呢,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對話好!”

“有始皇帝鎮場子,還需要擔心這點嗎?”

觀眾們劈裡啪啦地打著字,對這一期的對話方式既好奇又忐忑?

國家台裡,沈萬榮靠在觀影室,食指“咚咚”地敲擊著桌子,凝眉沉思:這小子,到底想用秦俑的視角,展現什麼呢?

與此同時,直播間畫麵之中!

兵馬俑俯首而拜道:“敢請陛下問!”

“華夏直至今日,為何仍有苦難之人?為何仍有人食不果腹,為何異族侵我華夏之時,爾等不鎮我後世!”

“朕要爾等鎮我華夏族脈,守我華夏萬世,但這兩千多年來,朕的後世可苦得很!”

始皇帝肉眼可見地憤怒道,雙眼狠瞪著秦俑,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拔劍砍了他。

在他眼中,秦銳士並未完成自己賦予的使命!

華夏江山數次險些分崩離析,華夏百姓無數次流於苦難,吃了一朝的苦後居然還有另一朝的苦,這些始皇帝都通過翻看典籍,曆曆在目!

“陛下恕罪,末將實已儘心竭力,末將與其他銳士守華夏龍脈數千載,向來恪儘職守,伺機待戰!”

“然華夏每逢大難,必有大才橫空出世,周而複始,生生不息,故吾等之所以未出手,實乃華夏後世,本身就具備解決一切困境之手段!”

“陛下,您可知?當吾等目睹大秦二世而亡時,在此坑中的我們何等心碎?”

“泱泱華夏,曆經大秦七世之烈,好不容易一統天下,公子胡亥卻親手葬送了我們的成果!”

“陛下您體恤將士和百姓,不讓活人為您殉葬,可公子胡亥上位後,不僅讓六國的宮女為您殉葬,還加上了打造皇陵的工匠,光是這些便有上萬之眾!”

“還有大秦的其他公子和公主,都被人用車裂、斬首、腰斬等刑法當眾處刑,那些可都是他的手足!”

秦俑越說越激動,始皇帝的眉頭一聽到胡亥二字,就從未鬆過。

“朕自然知曉那不孝子的一切。”

始皇麵色陰沉,內心雖然憤怒,但表麵依然沉靜自若,從始至終都虛懷若穀,讓人永遠無法確定他的真實想法。

他本就不主張活人殉葬,胡亥那蠢貨居然在他死後還砍了好幾萬人,連親兄弟都不放過,當著百姓的麵處以極刑,還以為自己是在豎立權威!

直到今日,他依然無法理解,大秦七世之烈,為何生出了這麼一個冇腦子的廢物。

胡亥,也該拉到後世來處刑!

始皇帝劍眉橫下,決定今年春晚就試試。

“陛下在時,總是可以控製好度,在秦二世的重壓之下,百姓們徹底到了不反必死的地步,那時,吾等雖還活著,卻也必遵秦皇詔令!”

“因為,秦二世是您的兒子,他是大秦的皇帝!”

秦俑說著,聲淚俱下道:

“陛下,吾等那是……想念您!”

“若您在,百姓雖苦,卻也得以安生,若您在,天下無人敢反,若您在,秦軍定能掃平寰宇!”

“我等始終堅信,您並非想要壓榨百姓,而是一直和百姓共同撐著!”

“六國人心未歸,若不以嚴峻的律法凝其心,讓百姓心中有一統的法治之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