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仇太子妃狠毒辣》 小說介紹

複仇太子妃狠毒辣資源帶給大家,作者伽奈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屋內有一瞬寂靜。大太監看著已經放下的禦賜補品,躬身走到雲念卿跟前。“太子妃,聖上聽聞您遇刺受了驚嚇,特意命老奴送了些補品過來。”一句話後,竹屋陷入無邊靜謐。蘇丹若麵色微白,捂著胸膛柳葉眉緊撇,“君哥哥,

《複仇太子妃狠毒辣》 第15章 免費試讀

屋內有一瞬寂靜。

大太監看著已經放下的禦賜補品,躬身走到雲念卿跟前。

“太子妃,聖上聽聞您遇刺受了驚嚇,特意命老奴送了些補品過來。”

一句話後,竹屋陷入無邊靜謐。

蘇丹若麵色微白,捂著胸膛柳葉眉緊撇,“君哥哥,我……”

“若兒不可情緒過激。”君殤低聲提醒。

“若兒冇事了。”她羸弱的臉上掛著抱歉笑意,“不好意思,若兒誤會了。”

“還以為……雲姐姐重傷,賜給她就對了。”

“剛纔以為是賜給我的,還說給雲姐姐。”

“真是鬨了個笑……咳咳、笑話。”蘇丹若一說三咳,臉色慘白。

君殤拍了拍她後背,沉聲溫和,“太子府中不差這些,一會兒讓廚房給你弄點人蔘、靈芝補補。”

雲念卿似被傷到收回視線不再看那邊,撐著床榻起身,“雲念卿謝皇上……”

“哎喲。”大太監趕緊製止,“太子妃您還有傷彆起來。”

“快躺下。”

雲念卿欲起來的身體又重新躺了回去,“煩請公公代念卿向父皇問好,念卿受傷無法去謝恩。”

“太子妃身體養好了有的是機會。”

“這麼些補品,很快太子妃就能痊癒。”

“肯定。”雲念卿微笑點頭。

大太監打量了一眼雲念卿,重傷臉上冇什麼血色,那件血衣更是襯得慘不忍睹,叫人心憐。

“那群刺客竟敢刺傷太子妃,真是死有餘辜。”

“這得多疼啊,老奴看著都覺著疼。”

雲念卿下意識摸上後肩的傷,“倒也不是特彆疼。”

“不過幸好冇傷到殿下。”

大太監冇有再問,笑著說告退。

後麵太監也隨著他離開,竹屋裡瞬間就空曠安靜了。

“君哥哥,我有點渴。”

君殤就轉身去倒水,一點點喂,兩人親密。

君殤桃花眼是疼愛、溫情。

這溫馨的一幕映入眼簾,容霽低頭看向雲念卿,隻見她雙手握著被褥,渾身縈繞著一股難言的悲傷。

心愛之人在麵前跟其他女子如此親密,寵溺疼愛。

不傷心怎麼可能。

雲念卿掀開被褥,悶聲低語,“我就不繼續在這裡叨擾了。”

“你受了傷,怎麼能走。”

“隻是傷了肩膀,能走的。”她視線掠過對麵兩人,眼裡難掩哀傷迅速垂首。

捂著肩膀慢慢離開,憂愁悲涼將整個人籠罩,有種黯然離場的感覺。

“叮。”

湯勺落入碗裡發出刺耳的聲音,君殤將還剩下一半水的碗放下。

“這次你替孤擋劍受傷。”

君殤看向走到門口的身影,磁性聲音平平,“孤可允你一件事。”

似乎是要銀貨兩訖,一筆勾銷。

雲念卿離開的腳步一頓,轉身看去,“我冇想……”

“你想好了再說。”

君殤桃花眼深黑,靜靜看著,眸無波瀾。

雲念卿抿了抿泛白的唇,沉默良久才道,“什麼都能允嗎?”

那一瞬,在場所有人心裡都冒出一句話。

雲念卿會說,讓君殤喜歡她。

君殤目光深冷,眸中迅速黑沉,不悅雲念卿的得寸進尺。

“除了讓孤喜歡你,跟不供血煉藥。”

“其他都可允。”

聽到可允的前提雲念卿身形一晃,似下一秒就會倒下。

看著君殤更是眼中浸出一層淚花,她吸了吸鼻子,神色認真,“冇有。”

“我想要的,太子哥哥給不了。”

“況且……”雲念卿淚眼朦朧,灼灼而視,“我擋那一下,也不是為了什麼允諾條件。”

“隻是因為,不想太子哥哥受傷。”

說罷,她踉踉蹌蹌離開。

看來深愛這個由頭很好,君殤冇有疑心。

看吧,做的這一切冇有目的,冇有條件,隻是因為喜歡你呐~

“孤的允諾隨時作數。”

身後傳來君殤冇有起伏溫度的聲音。雲念卿眼梢微揚,眸中帶著深笑……

回到新房外麵又下起了雪。

看著白雪覆蓋的略顯蕭條的庭院,雲念卿摸了摸綁著繃帶的肩膀,“這次效果不錯。”

君殤疑心重,根本冇有信任這個東西。

隻說喜歡、說愛,哪裡打得動這個臭水溝裡麵的老鼠。

先強調隻是因為喜歡,隻是因為愛,所以才強嫁。

點名他能抗旨卻不抗旨,不就是想要她供血煉藥。

再之後,以身擋劍,破碎絕望的目光看著他帶著其他女子離開。

而因為他的離開,她身受重傷。

如此下來,在君殤種下了一顆種子。

隻等日日灌溉發芽,然後長成參天大樹。

這次有效果,而且非常顯著。

若是換成往常,君殤怎麼可能說出允諾一條件這種話。

隻怕會毫無波動。

可惜了這允諾了,不能提。

提了就顯得,有目的而為之。她對他的喜歡怎麼能有雜質呢……

“姑娘。”

白榆皺眉開口,“您太不把自己身體當回事了。”

說時她就不讚同,姑娘說冇事有數。結果卻負傷如此,早知她絕對不會同意。

“萬一顧管家冇來,萬一趕不及怎麼辦?”白榆是真的生氣了,“您剛失血過多,又受重傷大出血,會冇命的!”

用這種方法去換君殤愧疚心,動搖。

真是瘋魔!

“放心,我不會有事。”

“如何能放心!”白榆壓下焦急耐心道,“姑娘我們時間很長,可以慢慢來,不需要用這麼激進極端的辦法。”

雲念卿神色寒涼,“可我等不了。”

壓下心頭湧上的厲氣,她微笑道,“而且,我什麼時候失血過多?”

白榆臉上表情僵住,後知後覺想起來,失血過多,性命垂危是大夫診治的結果。

這幾日姑娘臉色蒼白,大多時間躺著,潛移默化的以為因為取了血是真的。

“那姑娘本就取了兩碗血,劍傷又流那麼多血,也會有危險。”她聲音緩和了些,卻依舊帶著不讚同。

雲念卿取下髮髻的玉蘭花簪搖了搖,“我做了後手準備。”

隻是冇想到開陽是阿昭的人,當時明顯危在旦夕,她就把強力止血藥給開陽了。

不想再繼續說這個,雲念卿岔開話題,“查查,遇刺那天另一波淩霄閣的人,誰是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