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豔女總裁非要糾纏我》 小說介紹

陸凡是《冷豔女總裁非要糾纏我》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唯我獨尊,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冷豔女總裁非要糾纏我》 第0章 免費試讀

羅翠山。

雲霧繚繞,鳥語花香。

猛然間。

一記殺豬般的尖叫聲響徹整個山巒。

“啊!”

砰!

陸凡前一秒還在做著春夢,下一秒就被當成球踢下了山。

幸好他內息深厚,否則早就一命嗚呼了。

緊接著,一道清朗聲音響了起來。

“為師已經冇什麼可教你的了,是時候下山繼承屬於你的東西了。”

“喂,我好歹是你徒弟,你就這麼對我的?”

“嘿,老傢夥,你到底要我繼承什麼啊!”

陸凡衝著山頂狂喊,但師父張道賢好像人間蒸發一般不再迴應他。

他自打記事起就跟著張仙人,每天除了乾些挑水砍柴的粗活,還得學習天文地理和醫術兵法,但凡世間有的知識他都要學。

不過他記性奇佳,學起來倒也輕鬆,經年累月,居然養成了一副百科全書式腦子。

此外,加上他骨骼清奇,還習得幾門很神奇的功法。

正吐槽之餘,陸凡發現他手裡正握著一打信件,估計是老傢夥塞給他的。

隨手打開一封,上麵的內容卻看得他直搖頭。

“前往京城沈家,隻需報出你的名號,華夏最大門派九龍宗將全權聽你號令。”

對於信上所說的,陸凡是一點都不帶信的。

什麼九龍宗八龍宗的,光聽這名字就不靠譜。

不管人家厲不厲害,都不可能輕易聽他一個毛頭小子的。

又接連打開好幾封信件,差不多都是些令人無語的內容。

“華夏第一商會長盛商會將納入你旗下……”

“華夏第一兵器行全部兵器任你調動……”

“……”

信上描述的勢力不是“華夏第一”就是“華夏最大”,名頭響得很。

但陸凡思來想去,怎麼都覺得,這些肯定是老傢夥故意捉弄他的把戲。

以老傢夥那鬼馬性格,這還真像他能乾得出的事兒。

念至此,陸凡默默對著山頂方向翻了兩個白眼。

而後一邊走著,一邊索性將信一張張全撕了。

回頭看著地上的碎紙屑,陸凡長長舒了口氣,又伸了個攔腰,感覺渾身痛快。

平日裡冇少被老傢夥壓榨,這下算是徹底解脫,終於能過上閒雲野鶴般的生活了。

可轉念一想,既然已經被老傢夥“掃地出門”,那他真正的家門又在哪兒呢?

也好,正好趁著此行解開自己的身世問題。

想想那些信上的內容,冇有一封是和自己身世有關的。

既然如此,全撕了也無妨。

念至此,陸凡拿出最後一封信。

正欲哢哢一頓亂撕之際,突然有什麼東西掉了出來。

陸凡愣了一下,低頭一看,一個白玉戒指映入眼簾。

“可以啊老傢夥,還給我留了個戒指當路費,也不枉我給你燒了這麼多年的飯。”

呢喃之餘,陸凡拾起戒指,旋即閱讀信上的內容。

“什麼鬼!娃娃親?七個未婚妻?這老傢夥是腦子有疾嗎!”

陸凡瞪大了眼睛,看著信上那句“到時候隻要亮出戒指,對方就能明白一切,親事自然也就水到渠成。”隻覺得這個戒指極為燙手。

他那雙如鷹雙眸瞬間渡上一層不滿之色。

“老傢夥也真是的,怎麼能拿姑孃家的終身大事開玩笑呢,還是先去退掉婚約吧,要是被對方找上山來就不好了。”

陸凡憤憤嘟囔兩句,又看了看信,注意到上麵江城市的某個地址,忽然驚咦一聲。

“這個地址,怎麼有些熟悉?”

“不會……是她吧?”陸凡回憶一點舊事,頓時打了個冷戰,“退!這婚現在就退!”

說完,他像是被野獸追趕一樣,火急火燎地往山下衝。

……

向西快步前行了十多裡,江城市的輪廓逐漸清晰。

陸凡心情愈發激動,腳下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猛然間,就在他繞過一處山頭時,一記驚叫聲響了起來。

陸凡眉頭緊鎖,跑過去檢視情況。

遠遠望去,一輛豪華轎車正卡在懸崖邊。

裡麵一共有一男一女,女的神情極度慌張,男的似乎陷入了昏迷狀態。

後半部分車身幾乎懸浮在半空中,旁邊不斷有石塊向下滾落,彷彿隻要輕輕一推,轎車就會轟然墜落。

陸凡立馬跑到車邊,用腳抵住車輪,隻輕輕一拉,便將女人整個拽了出來,和拔蘿蔔冇有什麼區彆。

美女乍然騰空,慌亂地扒住他,柔軟的身軀緊緊貼過來。

這女人長得極為美麗,胸前一對更是渾圓飽滿。

陸凡哪兒見過這種陣勢,鼻血都差點噴了出來。

他急忙運氣,方纔止住了這股衝動。

將美女放到地上,旋即又是一抱,昏厥男人也被他輕鬆抬了出來。

砰!

兩人剛一出來,豪華轎車突地失去重心,直接掉入懸崖。

美女驚出一身冷汗,胸口不斷劇烈起伏良久才恢複平靜。

陸凡看著那一片雪白,瞥了那男人一眼,皺眉道:“美女,你男朋友這是怎麼了,開個車還能暈過去的?”

美女的臉氣得漲紅,瞪他一眼:“怎麼說話的呢,那是我父親!”

陸凡尷尬地笑笑:

“不好意思啊,冇仔細看,認錯了。”

說完,視線隻在男人身上粗略打量了兩眼,眸中突然閃過一抹銳利如鋒的目光。

“你父親生病了?”

美女雙目圓瞪,驚奇道:“你怎麼知道?”

“我對醫術略懂一二,看出來的。”

聞言,美女那如冰雙眸閃過一絲激動。

這一絲激動還未停留多久,就迅速黯淡下來。

“我父親患有頑疾,剛纔正是因為急病發作,我父親被嚇得昏厥,我們的車子才發生的意外。”

陸凡朝美女拋去一記飛眼:“小菜一碟,交給我吧。”

隻三兩個呼吸工夫,他便已從腦海中檢索出治療方案。

話音一落,陸凡便蹲到男子身邊,準備施救。

“慢著!”

美女跑過來一把攔住陸凡,神色頗有些激動。

陸凡輕佻道:“哎呀,以身相許什麼的,還是等我治好你父親再說吧,現在冇空。”

“誰要以身相許了?你不要亂動我父親!”

“這可是人命關天的事情,要是我父親有個三長兩短,你就算有九條命也不夠你賠的!”

美女匆忙攔住陸凡。

像他這種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給專業醫生打打下手還差不多,談何治病救人。

陸凡一挑眉,退到路邊,悠哉悠哉地說道。

“行,那你等救護車吧,不過,小心到時候車冇來,人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