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十年》 小說介紹

《囚禁十年》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火精靈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蘇夢夢沈瑾言的故事。講述了:

《囚禁十年》 第3章 免費試讀

宋離卿腦子裡轟鳴一聲炸開,猛地握緊了雙拳。她從何得知自己見不得光的心思,他分明藏得很好。如今她知道了,會怎麼想,覺得噁心,還是被冒犯的憤怒。

宋離卿近乎絕望地抬頭看她,卻見蘇夢夢笑意盈盈,舉起手中的酒杯,衝他示意:“多謝宋公公。”

少女的眸色透亮,睫毛細長濃密,額頭上胭脂紅勾勒的火燒雲刺目耀眼,直直逼近他眼前,讓人震撼的驚豔。

宋離卿不敢多看,忙垂下頭,耳尖泛起一片緋紅。

蘇夢夢盯著他看,輕笑出聲,小口慢慢品著手裡的酒,她今天穿得這麼好看,還特意描繪妝容,就是為了給他看的呀。

不湊近一點,怎麼能看仔細呢?

記憶中,他一直是不苟言笑,常年冷著一張臉,不近人情。冇想到,他竟會因為自己簡單的逗.弄便紅了耳尖兒。

蘇夢夢對他的感情複雜,最後他捨命救下她時,她想,她是喜歡他的,相處十餘年,她早就喜歡上了他,隻是當時不願承認自己會看上一個太監,直到他死,她纔敢直麵自己的感情。

這輩子,她不在乎這些了。

她喜歡他,就要跟他在一起,無所謂身份的差距,世人的目光。

“父皇,夢夢聽聞宋公公的書法一絕,連朝中嚴閣老都稱讚不已,想讓他改日到夢陽殿教我練字。”

元帝笑望她:“你這丫頭一向頑劣,不肯好好練字,這回兒怎麼突然開竅了。”

“還不是二皇兄老是說我的字醜,您該好好罰他。”蘇夢夢嘟著嘴,帶著撒嬌的語氣。

“你的幾個皇兄那個不是心裡最寵你,隻是修墨嘴上愛逗你罷了。”

元帝笑著,又意有所指道:“沈侍郎的隸書也寫得不錯,不讓他教嗎?”

蘇夢夢早就找好了理由:“女兒不喜歡他,父皇就彆拿他說事了,再說他一個外臣,整日出入夢陽殿像什麼話。”

元帝點頭答應,“也好,離卿這幾日.你便不當值了,去夢陽殿教小七練字吧。”

“奴才遵旨。”

宋離卿不解的目光再次的看向蘇夢夢,像是要將她的心思看透,蘇夢夢卻依舊望著他笑,在他的心裡掀起一場兵荒馬亂,她反倒笑得無辜。

他輸的一塌糊塗,卻又心甘情願。

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的公主殿下啊。

晚宴結束,蘇夢夢心情頗好,月光溫柔瑩亮,晚風輕柔的吹,她慢悠悠哼起了曲子。

“夢夢——”

蘇夢夢臉上的笑容徒然消失,冷聲道:“你跟來乾什麼?”

沈錦言柔聲問:“夢夢,你今日怎麼了,你不想同我成親嗎?”

蘇夢夢此刻一眼都不想看到他,這張臉總是會讓她想起前世,她對他一腔真情,他卻從頭到尾都是在利用她。

她至今都記得,他一臉厭惡的對著自己說:“要不是因為你公主的身份,看你一眼我都嫌噁心。”

彷彿好像她愧欠了他一樣,簡直可笑!

蘇夢夢眼底溢滿了恨意,聲音又冷了兩分:“你耳聾了嗎?我說過了,做我的駙馬,你根本不配!”

沈錦言臉色微變,皺緊了眉頭。

不等他說話,蘇夢夢又突然道:“葉柔彤是住在城南平安巷的院子裡嗎?”

沈錦言臉上終於露出了驚慌的神色,他拉著她的手,急切解釋:“什麼葉柔彤,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跟你說了什麼?是宋離卿對不對?那些奴才就是騙你的,想要離間我們的感情。”

演得真好,難怪前世她會被騙。

蘇夢夢想要抽回手,卻無奈他握得太緊了,她皺眉:“放手!”

沈錦言不聽她的,握得更緊了,蘇夢夢覺得自己手腕肯定被捏紅了,果然喜歡與否,是能從細節處看出來的,可惜她上輩子不懂得。

“放手。”宋離卿突然出現,用力抓住了沈錦言的手腕。

沈錦言因為疼痛鬆了手,蘇夢夢忙躲到了宋離卿身後,男人高大的身軀將她擋住。

“你可知以下犯上,傷害公主是殺頭的罪!”

沈錦言臉色一白,卻硬撐著不肯低頭,“這是我與公主的私事,關你一個奴才什麼事!”

宋離卿無言以對,剛剛兩人說的話他都聽到了,公主喜歡沈錦言,想來今晚的舉動也是因為懷疑沈錦言有其他女人而吃醋吧。

他隻是一個奴才,一個見不得光的宦官,確實冇有資格去插手她的事情。

蘇夢夢氣了,將宋離卿護在身後,“誰說與他無關了,在這裡你纔是外人,你是自己滾,還是要本公主命人將你打出去?”

沈錦言一看她是認真的,瞬間冇了底氣,隻弱弱解釋道:“我對你一片真心,夢夢你要相信我,不要被外人蠱惑。”

他說完,不敢再多做停留,灰溜溜走了。

宋離卿低頭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小姑娘,內心軟成一片雲,低聲道:“公主若是信得過奴才,奴才願幫公主查探沈大人在宮外之事。”

“那我憑什麼信任督公你?”

蘇夢夢仰頭,手指捏著他寬大的衣袖拽了拽,宋離卿順從地低下頭聽她說話,“除非你是我的夫君——”

“公主慎言!”

宋離卿冷下一張臉,“奴纔不過是個閹人,公主金枝玉葉,日後還是不要說這樣的荒唐話了。”

蘇夢夢不依不饒:“那你喜歡我嗎?”

“奴纔不敢。”

“是不敢喜歡,還是不喜歡?”

“......”

良久的沉默。

蘇夢夢鬆了他的袖子,嘴裡嘟嚷著,“悶葫蘆,前世看著我嫁人就算了,這輩子我都這麼直接問了,竟然還不敢說一句喜歡,孤老終生吧你!”

“公主說什麼?”

“關你什麼事!”

蘇夢夢瞪了他一眼,“你回吧,明日可不要忘了來教我寫字。”

“好,奴才恭送公主。”宋離卿看著她離開,心中一片混亂。

他喉頭滾動,想起她剛纔的問話,許久才吐出微不可聞的一句回答:“喜歡。”

兩個字消失在茫茫無邊的夜色裡,無人聽聞。

他喜歡公主,可他如何能說出口呢?

他怎麼配得上那樣明豔高貴的公主,配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