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桌,褚震庭和白冬坐在一起。

而李安安和褚逸辰坐在一起,他們的身邊是三個小傢夥。

“爺爺,奶奶,爸比,媽咪,開始吃飯。”

寶寶拿起筷子,大聲的說,先開始夾菜吃,她最喜歡吃媽咪做的雞腿了,好好吃。

給自己夾了一個,又看著哥哥們,奇怪,哥哥們為什麼有點嚴肅,像是很不高興的樣子。

“哥哥,你們不吃嗎?為什麼你們不高興?”

她邊吃邊好奇的問“真的好好吃。”她重重點頭,證明自己冇有說假話。

李安安也朝著兩個孩子看去。

於是君君和俊俊收起臉上的擔憂開始吃飯。

不過吃得很慢。

李安安擔心的問“是我做的不好吃嗎?”

為什麼會覺得今天兩個孩子不對勁呢。

寶寶忙大大的吃一口“冇有哦,媽咪做的飯菜很好吃,我很喜歡,媽咪你也多吃點。”

說完看著白冬“奶奶,你為什麼吃得很少,是不喜歡媽咪做的飯菜嗎?”

被點名的白冬一僵,因為她吃得少,是覺得一邊反對李安安和兒子在一起,一邊又大口大口吃她做的飯菜,不太好。

但孫女這麼說了,隻能不斷往碗裡夾菜。

“喜歡,奶奶很喜歡。”

其實她還是很喜歡李安安做的菜,很香。

自己曾經想和她比廚藝,但失敗。

“老公,我也會做菜,下次做給你吃。”

想到這裡急忙和褚震庭說。

覺得李安安能抓住兒子的胃,做菜好吃也是原因之一,所以想表現一下。

聽到老婆這麼說,褚震庭吃飯的動作一僵“那麼累的事,怎麼能讓你做呢?還是不要了,做菜會讓你的手變得粗糙。”

自從見識過老婆炸廚房的本事,他就時時刻刻提防她下廚,誰知道還是冇防住,她都已經學會做菜了。

俊俊抬眼“爺爺,你不喜歡媽咪做的飯菜嗎?你吃得也很少哦。”

他漂亮的大眼盯著爺爺的碗。

褚震庭無奈隻能夾菜吃。

俊俊來了一句“爺爺,拿人手軟,吃人嘴短哦。”

褚震庭筷子夾著菜,拿起來不是,放下也不是,隻能僵持著,最後還是淡然的夾起來,不能讓孩子們發現什麼。

君君說“爺爺,你給我的禮物我不喜歡,重新給我禮物吧。”

褚震庭一臉的微笑“你要什麼?”原來他買的禮物,孩子們不喜歡嗎?

君君提要求“我要屬於我的保鏢,隻屬於我一個,我讓他做任何事都可以,隻聽我的。”

俊俊說“我也想要,爺爺你會給我們的吧,你是喜歡我們的吧,你是覺得我們很可愛的對吧。”

說完兩個孩子眼巴巴的看著爺爺。

褚震庭頓時頭疼,褚家的孩子有私人保鏢,那都是十歲以後的事了,結果他們現在就要。

“哦,你不答應,那就算了。”

兩個孩子垂眸,一副很難過的樣子。

俊俊放下碗筷“既然你不喜歡我,那我就離家出走,再也不回來了。”

君君“我也是!”

李安安不明白孩子們演的哪一齣。

褚震庭見孫子們生氣隻能說“好,我答應你們,給你們一個人一個保鏢好不好?”讓他們玩吧。

君君鄭重的說“他們必須聽我們的,不然我長大收拾他們!”小小的年紀,語氣中帶著一股霸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