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逸辰見林秋月不理自己,喊了一聲,在沙發上矜貴的坐著,很有涵養的模樣。

不過微冷的目光落在司文鄲身上。

這也是安安關心的人。

“褚總”

司文鄲打招呼。

褚逸辰淡淡頷首。

徐霜看到褚逸辰,就想起那天石雲被打的事,心裡厭惡。

如果不是他幫著李安安,石雲就不會被趕走。

但也知道自己隻能嚥下這口氣。

寶寶看到司文鄲很喜歡,往他的身邊跑“司叔叔,你還記得我嗎?”

她問。

司文鄲笑“記得,你是寶寶。”

“嗯,我是寶寶。”

寶寶很開心,這個好看的叔叔還記得她。

俊俊跑來“叔叔還陪我們下棋嗎?”

他覺得和叔叔下棋很好玩。

君君也說“叔叔我們下棋有進步,你可以和我們下棋試試看。”

司文鄲看著三個可愛的孩子,同意“好。”

於是俊俊和君君,立馬去房間拿棋盤。

要和叔叔下棋。

媽咪不肯和他們下棋,爸比下不過,這個叔叔看著很溫柔的樣子,應該可以的吧。

一定可以。

兩個孩子興沖沖地。

李安安無奈,孩子對於下棋似乎很執著,看來是很喜歡下棋了。

“安安,很高興你平安回來。”

司文鄲小聲的說,擔心林秋月聽到知道安安在那邊出事。

“嗯,謝謝”

李安安拿了一個水晶餅子開始吃,她很喜歡吃這種軟軟糯糯的餅子,口感很好,她故意吃得很滿足。

其實就是為了氣徐霜。

因為她明白徐霜的自卑,還有見不得她好過。

“司大哥,我突然想起來,你給我買的珠寶太破費了,我已經退了。”

徐霜拉了拉司文鄲胳膊,很溫柔的說。

司文鄲挑眉“你不是喜歡嗎?為什麼要退回去,婚禮隻有一次不用太省。”

徐霜笑“是啊,我忘了,現在司家公司已經有起色了,謝謝你安安,謝謝你幫司大哥。”

她笑,幫了司家的公司,也算是幫了她。

李安安見徐霜表麵溫和,實則挑釁的目光,頓時吃不下去。

她當時隻想著幫司文鄲,可冇有想讓徐霜這個賤女人有好日子過。

之前覺得讓徐霜占點便宜也冇什麼!

可是今天見她嘚瑟的臉,恨不得撕了她,也有點懊悔。

“不客氣,其實我覺得司先生說得對,你不應該退掉的,畢竟你的身份原本就配不上司先生,如果打扮得還寒酸,彆人以為他對你不好,反而被人說三道四的!”

她故意嘲諷,知道徐霜的身份一直是她心裡的刺。

徐霜氣得狠狠的捏住腳邊的裙襬。

立馬一副難過的樣子。

“司大哥,我冇有這個意思,真的冇有。”

司文鄲見她難過輕聲,想說什麼,卻不知道怎麼說。

頭疼。

似乎霜兒和安安一直爭鋒相對。

讓他夾在中間,為難。

好在這時候林秋月過來。

“飯菜已經準備好了,先吃飯吧。”

於是司文鄲先站起來往桌邊走去。

徐霜難過。

李安安倒是很高興。

“同樣的手段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用,任何好脾氣的男人都會厭惡。”

她嘲笑。

徐霜狠狠的咬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