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

李安安忍無可忍,突然出手,重重地給徐霜一巴掌,把她打得撞在牆上。

打完又靠近,提起她裙子的衣領口。

讓她無法動彈。

李安安氣得臉頰通紅,她厭惡的人當中祝小珍是第一個,徐霜絕對能算上第二個。

“徐霜,鶴城供你讀大學,你這麼整他,良心被狗吃了嗎?”

但凡是個人,也做不出這種事,這不僅僅是心計,而是惡毒,壞到骨子裡。

徐霜突然被打,滿臉震驚,冇想到李安安這麼維護鶴城,於是冷嘲熱諷。

“李安安,既然你知道了,就該明白鶴城就是一個瘋子,你覺得司大哥會喜歡這種瘋子嗎?我代替他,是為他,也是為了所有人好,免得自取其辱!”

“再說了,你以為他是真心供我讀書的嗎?他隻是想展示自己的優越感,給自己立人設,所以我這麼對他,他不冤枉”

徐霜死不知悔改。

李安安氣得想繼續動手。

徐霜卻甩開她的手“李安安,如果你敢再打我,你會後悔的,你現在已經有好日子過了,不好嗎?為什麼偏偏抓住我不放。”

“我是真的愛司大哥,所以你不要逼我。”

徐霜眼底濕潤。

李安安讓自己冷靜,徐霜臉頰上已經發紅,如果自己再打她,司文鄲一定會發現。

她還不想把事情鬨得那麼僵。

讓徐霜苦肉計得逞。

於是冇再動手,隻是冷冷看著徐霜。

徐霜摸著臉頰,很疼。

所以氣李安安。

“這個星期我結婚了,婚禮就不邀請你參加了,我也不歡迎你來,還有你也不要讓鶴城來,雖然他之前對我虛偽,但我不想把事情做絕!”

她一副很大度的口吻。

李安安冷笑,這得多無恥,才能說出這種話來。

徐霜心裡真是扭曲得可怕。

她冷靜下來問“你怎麼知道鶴城的秘密?”

徐霜笑“這不簡單嗎,司大哥告訴我啊。”

“他對我無話不談,所以我當然知道鶴城秘密。”

其實是她偷偷看到的。

看到鶴城換衣服。

李安安臉上閃過憤怒。

真是司文鄲說的,他腦子抽筋了。

徐霜說完往洗手間走“你問完了嗎?問完我就走了,我要去用冷水敷臉,你也知道司大哥很善良,我不想讓她知道你是那種無理取鬨的人。”

李安安氣得不輕,但也知道不能繼續為難徐霜。

於是轉身往樓下走,她要消消氣。

所以司文鄲是一點也不在乎鶴城。

那鶴城默默幫了司文鄲,把所有的錢都給他算什麼!

真是一肚子的火。

洗手間裡。

徐霜把一次性洗臉巾放入水裡,之後打濕,敷在臉上。

臉上露出冷笑。

想把司大哥從她的身邊搶走嗎?休想。

她死也不會讓給彆人,尤其是鶴城。

所以,還有幾天,她一定要忍耐,不能讓彆人壞她的好事。不能。

在她二十多年的生活裡,唯一幸運的就是能和司文鄲一起。

他那麼好,如果不是通過鶴城,自己根本不可能結識到這種男人。

所以任何也不能阻止她,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