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氏集團大樓一層,鄒應先下去,讓保鏢開辟一條路,畢竟是中午時間,一樓進入的人很多,擔心有二少的人混在當中,對傅總不利。

現在這種時候,對方什麼損招都想得出,所以要小心點。

傅藝橫彎腰從車裡下來,飛機加上車子,一天一夜才趕回這裡

不過他絲毫不能休息,因為公司還有事等著他處理。

真是讓他冇有想到,他晚上都已經讓停電停水了,結果他們還冇有走。

傅藝橫西裝筆挺,就是麵對再亂的情況,也是一派溫和沉穩。

出色的氣質引得不少女員工捂住嘴巴,拋開公司的流言蜚語,傅總真的太帥了。

傅藝橫低著頭拿著手機在保鏢的護送下往前走。

“安安,我回來了,晚上帶著孩子們一起出來吃個飯。”

他語氣無比溫和,眼底也帶著暖意。

之後上了專用電梯,鄒應也走進去,合上電梯。

公司的女職員這才悄悄的討論“傅總一定是給阮小姐打電話,你看他神色多溫和,而且我聽報道說,阮潔住院,傅總每天送花,真的好浪漫啊。”

“是啊,阮潔漂亮,傅總帥,兩人一起我很看好的。”

電梯裡。

傅藝橫還在等安安的回答。

“嗯,好。”

李安安答應。

傅藝橫想見孩子們,她冇有理由不答應,不過她會喊上褚逸辰一起去。

“那下午見。”

傅藝橫說完這句話,到了頂層。

剛出去就看到章淑和傅詩情。

兩人喊來了媒體的人正在接受采訪,控訴傅藝橫的罪行。

突然電梯門打開,傅藝橫出現在所有媒體視線中。

章淑看到那個野種終於回來了。

急忙跑回總裁辦公室,把自己的老公推出來。

“老公,你給我指一下,害你的人是不是這個白眼狼。”

章淑生氣的吼。

如果不是兒子找到了人治好老公的病,他們根本無法翻身,現在好了,他們終於可以打個翻身仗了。

坐在輪椅上的男人看著傅藝橫,神色變得激動。

抬起顫顫巍巍的手指著傅藝橫。

“你……不是我兒子。”

傅明智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會害自己。

每天給自己吃藥,徹底把自己變成白癡。

媒體看到這一幕激動

猛的朝著傅藝橫拍照。

傅藝橫把手機掛斷。

表情鎮定一步步走到傅明智身邊“爸,你能恢複健康我真是太高興了,但對你下毒的人是傅文博,這個警方那邊已經確認了”

他微笑。

說完抬頭在人群中尋找傅文博的身影,冇找到,冷笑,聰明瞭,知道這時候不能出現,畢竟他能出獄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傅明智搖頭“是你……”

傅藝橫卻接話“爸,我知道我是你和外麵的女人風流快活生下來的孩子,我不指望你能一視同仁喜歡我,但也不能太偏心了。”

他溫和的語氣中帶著一絲狠意。

“不過我知道你是被人矇蔽了,但我不怪你。”

“以後我會讓人好好的照顧你,讓你再也不會受人矇蔽。”

這次是他疏忽,不會有下次。

說完讓保鏢把人推走。

章淑完全冇想到傅藝橫會這麼做。

阻攔“放開,你是心虛了,大家看他心虛了,所以纔會把我老公推走,不行,我已經報警了,警察馬上就會到。”

章淑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