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唯一的地師傳人 >   第8章

信,肯定是浩言告訴她的。

」  我嚴厲地瞪了江可可一眼,忽然走上去用力握住她的手。

  「一定有地方流血了!快說!」  江可可被我嚇一跳,眼睛眨了眨,忽然一拍腦袋:  「啊,我想起來了,我摔完就來大姨媽了,這個也算?」  大姨媽?那是自身新陳代謝,封魂陣傷人,絕不會是來大姨媽。

  我盯著江可可看了一陣,腦子裡忽然閃過一個可怕的唸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