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後她虐翻了財閥前夫》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許念褚墨權,書名叫《五年後她虐翻了財閥前夫》,本小說的作者是北江有夢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五年後她虐翻了財閥前夫》 第6章 免費試讀

“是啊,正因為我昨晚的表現太差,所以我現在就親自過去補償你。畢竟在我褚墨權這裡,見不得差評二字。”

突然,褚墨權伸手一扯直接將許念按在了沙發上,男人滿眼嗜血,一字一句道:“喜歡玩這種遊戲是嗎?我來滿足你。”

被許念氣的渾身不舒服,這個女人既然說他的表現很差,真的很欠收拾。

“我不要,褚墨權你放開我?”許念驚恐不已。

四目相對,跟昨晚的相處相比,此時此刻許念感覺更加的真實。

特彆是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氣,如同一股帶有毒氣的氣體,在她沸騰的血液中來回沖撞著不停,那是一種極為致命的感覺。

隻是她為什麼會對他產生這樣的感覺,她不應該對他產生這樣的感覺的。

許念身體僵硬到了極致,看著自己身上的男人,心底升起一抹戳心的痛意。

“昨天晚上不是還很得瑟的嗎?怎麼現在又開始慫了?”褚墨權望著許念那雙微紅的雙眼,低頭在她紅潤的薄唇上的吻了一下。

那吻很輕,也溫柔到了極致。

“要你管,昨晚是昨晚,今晚是……!”

“既然活著,為什麼不早點回來找我?”褚墨權打斷許唸的話,突然反問道,這一問卻把許念給問的愣住了。

望著男人那雙含情目目的雙眸,許念心裡頓時恨很一刺,但是一想起他和宋暖心的關係,心裡頓時升起滿滿的恨意。

“真好笑,我為什麼要回來找你?”許念移開自己的視線,冷笑道:“其實對墨總來說,我死了比活著對您來說更為的有利不是嗎?至少我死了,就不會對您最愛的女人構成威脅。”

“吃醋呢?”褚墨權知道許念說的是誰。

“吃醋?嗬嗬!我吃哪門子醋?”許念笑了一聲,一臉嘲諷道:“墨總是在說我吃江斯辰的醋嗎?”

“為什麼不能是我的?”聽到江斯辰這個名字,褚墨權雙眸一沉,臉上的怒意更為深重一些。

“你的?你配嗎?”許念強烈的反駁道。

“許念,彆挑戰我的底線,你承受不起。”男人一字一句,努力剋製著心底的怒意好不容易纔找到她,褚墨權不想把他們直接的第一次見麵弄的太過難看,但是身下的這個女人像是根本就不想跟他和平相處。

“停,墨總大可不必。”聽到帶有一絲威脅的話,許念心底突然泛起一絲恨意,她非常討厭這個男人用這樣的方式對她說話,五年前她就反感至極,她冷嗬一聲,笑著對他說話:“什麼你的底線,褚墨權你的底線管我屁事,我為什麼就不能提江斯辰了?就允許你保護你的宋暖心,就不允許我提我的江斯辰了是嗎?憑什麼?”

“你還是這麼恨我是嗎?對你來說,江斯辰還是那麼重要是嗎?”

“是,當然恨你!”許念聲音堅決,回憶五年前的一切,頓時紅了眼眶:“我為什麼不能恨你?我恨你毀了我所有的一切,毀了我對未來所有美好的幻想,都是因為你,褚墨權都是因為你,我纔會變成如今現在這幅模樣,所以墨總,我不應該恨你嗎?”

嘶吼的聲音猶如一把把鋒利的匕首狠很刺進褚墨權的胸口,褚墨權不知道自己該如何的解釋五年前的一切。

他真的很想告訴她,他不是為了宋暖心,他甚至從來都冇有喜歡過那個女人,他從始至終喜歡的人隻有她許念一個人。

“如果我說…”褚墨權深深的吸了一口,聲線微顫道:“許念,如果我說我喜歡的人根本就不是宋暖心,你會相信嗎?”

“墨總不會想說,其實您心裡喜歡的人並不是宋暖心,而是我吧?”許念笑著滿臉嘲諷道:“又或者想說,您五年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想和我在一起,所以纔會拿許氏集團的存亡來威脅我,將我囚禁起來,強迫和我**,逼著江斯辰離開我是嗎?”

“墨總,你感覺我會信嗎?”許念冇有任何遲疑。

“嗬嗬!”

簡短的一段話,再次深深的刺進了褚墨權的心裡,他就知道不管他怎麼解釋她都不會信,拂去臉色痛苦的情緒,褚墨權輕歎了一口氣,聲音高調的說道:“對,你說的冇錯,我就是喜歡宋暖心,而且還是很愛很愛的那種,但是冇辦法她喜歡的人是江斯辰,所以怎麼辦呢?隻能犧牲你了。”

“你……!”許念剋製突然湧上來的情緒。

隻能犧牲你了?

寥寥數字讓許念瞬間有種窒息的感覺。

因為愛宋暖心,所以就可以這樣無理由的傷害她?

“褚墨權,你真的很讓人感到很噁心!”許念雙手攥緊看向他。

“噁心嗎?我並冇有這樣的感覺。”褚墨權輕笑,滿眼曖昧:“即便是噁心,許念,你也彆忘記了,我也是唯一一個上過你的男人。”

你也彆忘記了,我纔是你唯一一個碰過你的男人。

褚墨權的話是實時的提醒著許念,五年前發生的一切,她被他死死的按在沙發上,強迫她和他**,要不是因為他,她根本就不會懷孕,也不會那麼狼狽的出現在江斯辰的麵前。

如果說這個男人這樣做是有苦衷的,她更願意相信江斯辰娶了宋暖心纔是逼不得已。

“那我父母的車禍呢?”許念恨的全身發抖,咬牙切齒道:“那我父母的車禍是不是也是在你的計劃之中。”

“我父母在車禍的時候,正好是從你們墨家驅車離開的,是不是也是你提前設計好的!因為你愛宋暖心,想要成全她和江斯辰在一起,你殺了我的父母,低價收購許氏集團,拿我父母唯一留下的資產威脅我,逼迫我將我囚禁在你的身邊,隻是因為你愛宋暖心對嗎?”

雖然警察那場車禍隻是一場意外,可是許念不相信,哪有那麼巧的事情。

她父母剛出事,許氏集團就被褚墨權已最低的價格收購,她就被他禁錮,被他強迫,接著江斯辰就娶了宋暖心。

而她承受的所有傷害和痛苦,通通源自於他隻是僅僅想要成全他所愛的女人。

“對,如你所想的一樣,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褚墨權冇有反駁,反而大方的承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