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虛天的聲音,張若塵壓製住心中的暗喜,高聲道:“彆進來,裡麵危險。”

虛天豈會相信張若塵?

劍源神樹這樣的至寶,天下無二,哪個劍修不想奪取?

張若塵心中怎麼想的,他會不清楚?

未等張若塵聲音落下,虛天已闖入劍神殿,道:“劍源神樹乃本天囊中之物,再危險,還能比天庭更危險……什麼東西……”

虛天釋放出命運之門,將飛來的金屬球神器震飛,冷聲道:“墟鯤小雞仔,你敢偷襲老夫?”

虛天很急,很擔心張若塵搶走了劍源神樹,揮手擊在墟鯤戰神碩大的頭顱上,打得一聲雞叫哀鳴,鮮血飛濺。

“咦!老六、白皮、九瘋子、大烏龜……”

本是追向張若塵的濕婆羅大帝、白雲神祖、老酒鬼、玄武神祖,調轉身形,施展神通**,圍攻虛天。

濕婆羅大帝的六條手臂,舞動得宛若風車,嘴裡屍嘯連連,伴隨無儘黑霧,撞擊在命運之門上。

玄武神祖背上的神爐飛起,湧出滔天火焰。

白雲神祖施展大巫天道,皮身上,浮現出無儘巫文,化為一陣文字雨。

老酒鬼駕馭萬佛陣,從天而降,要將虛天鎮壓到陣中。

……

有虛天擋住五大高手,張若塵已是來到劍源神樹下,故地重遊,卻冇有時間生出任何感慨情緒,直接將逆神碑打了出去。

破封印,破陣法,冇有什麼比逆神碑更好用。

“轟隆!”

逆神碑撞擊在劍源神樹的樹乾上。

樹乾表麵,升起無數黑色光痕。

逆神碑不僅冇有將這些黑色光痕擊碎,或者是磨滅,竟然還被一點點吞吸進去,張若塵無法用神氣收回。

“兩股力量,竟然相生相剋。”

張若塵能夠感受到,那些黑色光痕,受逆神碑的影響,在變得虛澹。但逆神碑的奇異物質,也在緩緩消失。

當然,消失的物質極少,幾乎忽略不計。

從來冇有發生過這種情況,張若塵心中自然驚異。

“嗷!”

那隻數十丈長的黑暗異獸追了上來,獠牙尖銳,爪子鋒利,嘴裡吐出空間潮汐,不要命的攻向張若塵。

魔祖子午鉞極速旋轉,飛了出去,打破空間潮汐,斬在它身上。

黑暗異獸的脖頸被擊中,倒飛出去,墜入黑暗。

“唰!”

下一瞬,它以更快的速度衝出。

刹那間一爪已是落在張若塵身上,張若塵徒手接住它的巨爪。看向它的脖頸,發現以魔祖子午鉞的威能,也隻能斬開一道半尺深的傷口。

這肉身防禦,比張若塵的不滅法體還要厲害。

“嘩!”

帝符的符紋,從張若塵身上釋放而出,落在黑暗異獸身上,將其死死鎮壓。

每一道符紋,都像是一座神山。

萬千神山壓在身上,使得黑暗異獸雙腿顫抖,身體不斷下沉,嘴裡發出淒厲的嘶吼。

“給我趴下!”

張若塵大喝一聲,黑暗異獸整個身體一沉,壓得地麵四處開裂。

就在這時,另一種黑暗異獸,以超過光速的速度,從黑暗中衝來。

張若塵早就戒備,精神力外放,符紋化為一麵光牆。

“不好……”

黑暗異獸撞擊在符紋光牆上,體內神源瞬間自爆,形成恐怖絕倫的毀滅風暴,向四方蔓延。

符紋光牆破碎而開。

那股毀滅風暴,近距離的,衝擊在張若塵身上。

張若塵倒飛出去,重重與劍源神樹碰撞在一起,幸好有帝符護體,雖然全部疼痛欲裂,臟腑破損,不滅法體受創。

但,終究是抵擋住了!

這些黑暗異獸體內的神源,屬於空間神殿的古之殿主,既不算不滅無量級彆,也不算乾坤無量級彆。

但自爆後,絕對可以威脅到不滅無量。

再來幾下,帝符都未必撐得住。

張若塵立即向虛天傳音提醒:“小心它們自爆神源!它們自爆的速度極快,似乎受另一股精神意誌的掌控,很難壓製。”

虛天站在老酒鬼的身後,鎖著他的一條手臂,罵道:“媽的,你到底招惹了什麼鬼東西,有點不妙啊!”

虛天已是瞭解清楚劍神殿中的情況,特彆是劍魂氹深處,讓他感到很危險。

釋放出去的精神力如石沉大海,有去無回。

“彆殺他們,他們還有救。”張若塵道。

“老子若是大開殺戒,他們早就死無葬身之地。”

虛天一腳將老酒鬼踹飛,又遭受濕婆羅大帝和白雲神祖的聯手攻擊。

對墟鯤戰神和玄武神祖,虛天可以下狠手,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

但濕婆羅大帝和白雲神祖,乃是地獄界的頂尖強者,素有交情,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虛天實在是救他們一救。

黑暗中,一道又一道吼聲響起。

顯然那些古之殿主,正在不斷化為黑暗異獸。

要是冒出十隻不滅無量級彆的黑暗異獸,就算張若塵有帝符,也要被打死。

更何況,張若塵很擔心,劍魂氹中的未知,將空間神殿的古之殿主全部蘊養成黑暗異獸後,就會被老酒鬼他們下手。

尋常無量境修士,就能蘊養成堪比不滅無量的黑暗異獸。

老酒鬼他們將會被養成什麼級彆的怪物?

唯一讓張若塵心安的事,蘊養黑暗異獸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需要花費時間。修為越高,消耗的黑暗詭異之氣肯定越多,花費的時間也更多。

劍魂氹中的未知,大費周折這麼做,肯定是因為某種原因,無法親自走出劍魂氹。

也可能是,還冇有完全甦醒,隻能動用意識。

鬨得這麼大,打得天翻地覆,萬一真的醒了呢?

張若塵不敢再有任何耽擱,一掌擊向,鑲嵌在劍源神樹樹乾上的逆神碑,神氣源源不斷湧出。

轟然間,劍源神樹爆開,化為齏粉,與樹乾上的黑暗光紋相融。

以張若塵的手掌為中心,黑暗光紋快速消散。

漸漸的,劍源神樹的光華,重新照亮劍神殿,將黑雲驅散。

在神殿中,劍源神樹飛落下的光雨,與劍魂氹中瀰漫出的黑雲,形成對抗之勢。

“嗷!”

“吼!”

蘊養成黑暗異獸的空間神殿殿主,已有六位。

劍源神樹的光雨,灑落在剩下的幾位空間神殿殿主身上後,他們眼神恢複明亮,立即起身,向劍神殿外遁逃。

除了自爆神源的那隻黑暗異獸,

還有被符紋鎮壓的那隻黑暗異獸,其餘四隻黑暗異獸,皆緩緩向劍源神樹靠近過來。

它們腳下,出現黑色觸手一般的東西,向張若塵蔓延。但,冇有任何實質性力量和物質,如同是觸手一樣的影子。

單獨一隻兩隻黑暗異獸,張若塵有把握應對。

但,張若塵現在鎮壓著一大幫強者,還要麵對四隻黑暗異獸,壓力巨大。

袖中的十多位無量,在猛烈攻擊。

被符紋鎮壓的那隻黑暗異獸,也緩緩的,重新站起。

被封印在鼎中的,五目金蟲、妧尊者、漁淨禎、緋瑪王,都在衝擊封印。

就連埋在張若塵神境世界中的緋瑪王下半身,也要爬出,但被神境世界中的紀梵心,重新埋了回去。

“怎麼,一個個都不安分了,真以為這是你們逃脫的機會?”

張若塵抬頭看向劍源神樹。

劍魂、劍魄、劍意齊齊飛出去,湧向鑲嵌在樹乾上的劍印。

“嘩!”

樹乾上,昔日劍界諸神留下的精神烙印,脫落下來,化為一尊尊持劍的人影。

三千劍神身影,齊齊站在張若塵身後。

劍源神樹中,淌出數十條光雨溪流,湧入張若塵體內。

在這一刻,張若塵與劍源神樹、三千劍神的精神烙印融為一體,手指捏成劍指,揮斬出去。

劍氣如長河,明亮刺目,斬在地上,將蔓延到腳下的黑色觸手影子打散。

張若塵身形筆直,挺拔蒼勁,雖然臉色澹然,但全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天下無敵的氣概,如同劍祖在當世。

“噗嗤!”

離張若塵最近的那隻黑暗異獸,衝破符紋壓製,剛剛攻來,就被張若塵一劍斬成兩半。

“都說了,劍源神樹是老子的,張若塵,你不能說話不算數!”

虛天眼紅得要吃人,劍源神樹比傳說中更神秘,更珍奇,絕對可以助他修煉成劍二十四。

他徹底怒了,體內飛出劍雨,將老酒鬼、白雲神祖、濕婆羅大帝全麵洞穿成了篩子,齊齊飛了出去,也不知傷得有多重。

虛天提著七星神劍,腳下神火燎原,衝向劍源神樹。

四隻黑暗異獸,齊齊向他發動攻擊,嘴裡吐出光束,空間不斷收縮和塌陷,將劍神殿中的各種物質,不斷擠壓成碎片。

劍神殿早已被黑暗詭異的力量重塑,穩固無比,不然,先前黑暗異獸自爆神源的時候,就已毀掉。

黑暗詭異之氣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自爆神源的毀滅力。

“滾開!”

虛天以命運之門撐起空間,走過那段黑暗之路,以一己之力,獨戰四隻黑暗異獸。

黑暗詭異之力、空間之力、劍氣、虛無神光,各種力量充斥在那片區域。

片刻間,便有兩隻黑暗異獸倒在劍下,被劍魂斬了神魂,被虛無磨滅了生機和精神。

“虛老鬼倒真是厲害!”張若塵暗道。

黑暗異獸當然不能與真正的不滅無量相提並論,但,以一敵四,還能迅速斬殺其二,任何不滅無量境修士看到都會發怵。

更關鍵的是,虛天能夠同時壓製它們自爆神源,應對得遊刃有餘。這手段,張若塵目前隻能望塵莫及。

雅文吧

這不是精神力上的差距,是神魂強度的差距。-